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永遠的情人(上)
第 1 頁, 共 3 頁
【藝文園地】

永遠的情人(上)

李世宗







赫伯望著書房桌上那張照片發呆,獨自追溯時空二十年,回到照片中那片刻。珍妮一身白色洋裝把她襯托如雨後芙蓉般清新亮麗。金黃濃密的髮絲在微風中飄浮,皓齒微露在淺笑的細唇間,澄澈的雙眸洋溢單純,掛在細白幼嫩的臉上。身旁的赫伯一臉的書卷氣卻不失英挺,略厚的嘴唇和寬大的肩膀給人穩重的感覺,正小心翼翼保衛呵護著她,臉上儘是滿足和幸福。兩人多麼登對,叫人羡慕讚賞。



「最近照的嗎?瞧,你多年輕。那女孩……真漂亮啊!是應屆畢業生吧?這些學生真喜歡跟你照像,表示你是好校長呢!」



珍妮不知何時走到赫伯身後,仔細研究那照片後,高興地誇獎赫伯,便逕自回臥房去。



赫伯望著珍妮離去的背影,眼眶紅了。那張照片是他和珍妮蜜月旅行時照的,一直都是他們最珍惜的……竟也從珍妮記憶中消失了?赫伯一直不能接受史東醫生的宣判──珍妮得了老人癡呆症。怎麼可能呢?她一向條理分明、精力充沛,不停地做事,聰明、開朗、悅人,才五十五歲而已啊!但珍妮確實變了,老是重覆講一件事,把不相干的事陰錯陽差胡拼亂湊。那些根植她心中的人和事,一件件走出記憶,有如晚秋淒風中,最後一批枯葉正一片片悄悄落下,無聲無息地凋零。



珍妮的工作、社交節節失利。她在福音電台有個專屬主持的廣播「舉目仰望」。開播十年來深受歡迎,電台本有意擴大為全國性節目。最近她播音時常巔三倒四、不知所云,一個月前電台突然中止合約。珍妮去當義工的醫院,發現她常幫錯病人,製造病人和院方的困擾,已不再安排她工作。她寫給孩子的信,總如天馬行空,讓人摸不清意思,不知如何回覆……珍妮雖然感覺到生活中的人和事,如被陣陣大風吹來吹去,次序、定位漸漸混濁,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什麼。她坐困挫折迷惑之間,雙眉愈鎖愈緊,愁顏愈來愈濃。



赫伯決定帶珍妮重遊日本,他接管培理神學院亞斯那分校前,曾和珍妮在日本宣教十年,那裏有他們辛苦建立的福音據點,珍惜的拓荒果實和熱愛的北國風情。既然試遍正藥偏方,病情仍無起色,赫伯推斷舊地重遊能讓她散散心,走訪過往也許會刷新記憶吧!







京都、大阪的名勝古跡依舊靜諡典雅,昔日同工、會友更熱絡情濃。珍妮整天興緻勃勃,東拜訪西遊覽,不願浪費一分一秒,尋幽訪友間,珍妮好似找回自己,突然變得正常起來。臉上積沉已久的陰霾一掃而空,恢復從前的快樂、清純。赫伯陪著她不停地走,重溫失落多時的夫妻親蜜,雖然累卻覺值得。一個月的假期在歡樂中飛逝。



回美國的前一天晚上,赫伯淋浴後感覺全身舒暢、精神全恢復了。走出浴室時,發覺珍妮站在床邊驚慌地望著他。赫伯覺得不對,快步走到她身邊,發現她裙下的小腿濕了,腳邊的地氈有塊深暗水漬。



「怎麼了?」

珍妮沒回話,兩片薄唇不規則地亂抖。赫伯聞到怪味,動了動鼻子。

「珍妮……妳……失禁?」

「……來日本前有過……很輕微。但這次卻完全失控……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