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
第 1 頁, 共 3 頁
【信仰省思】

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

——讀賽德隆著《財主與窮人》

范學德



病態的慾望



我還沒到美國就聽說,此地有一忌諱,已近於聖諱,就是千萬不能問人家掙多少錢。有次,一個來美幫看孩子的老媽媽,到一個基督徒家中參加聚會,見房子大而且好,就問主人這房子多少錢,主人笑言其他。再問,再笑談其他,那妙處就不是個「顧左右而言他」能道盡的了。錢是隱私,不宜公開的討論。可是《財主與窮人》(Rich Christians in Age of Hunger)這本書偏偏討論錢財,並且還給了一個刺眼的副標題﹕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。作者賽德隆(Ronald J. Sider)是美國一間神學院的教授。感謝台福傳播中心把它譯成了中文,這本書七七年初版時就在北美和英國的基督教界造成了不小的震憾,但方向有正有反,說本書是顛覆性的有之,稱之為先知性言論的亦有之。我的閱讀經驗則是,它一再刺痛了我的良心,並盼望我的良心能被喚醒。



生活在北美的基督徒,大概沒有多少人會把自己看作是富人,也許承認自己是中產階級,但我們經常實際感受到的卻是窮﹕東西還不夠多,還不夠好,錢總是不夠用。「越來越富的生活標準,成了北美二十世紀的偶像,而廣告者則是其先知。」這個先知的主要任務是製造慾望,並許諾說,他們的產品將會滿足我們最深的需要,如愛、安全感、性的滿足。儘管追求「越多越好」的慾望被《屬靈操練禮讚》作者傅士德稱為「一種病態」,但眾人皆病,連教會也病了,病態就成了常態。



就像為此書作序的甘哲爾先生(Kenneth S. Kantzer)所說的:我們周遭的享樂式物質主義,已經深深地滲透到了基督教裡,我們容讓貪心控制我們的生活,對於窮鄰居,視若無睹,以眼不見為淨。那是十億以上絕望地生活在極度赤貧中的窮鄰居,無法獲得基本的食物和醫療服務,有十六億人沒有乾淨的水喝;當吞食全球糧食相當大部分的美國人,因吃得太多太好而每年花五十億美元減肥時,「饑荒正蔓延整個地球,每天有三萬五千個孩童因饑餓和營養不良而死亡。」這本書就是以這樣一句話開頭的。



此時,在自己家的書房中,我坐在電腦前打字寫文章,車庫中停著車,房前房後有鮮花、有綠樹、有青草,就像傅士德一樣,我不能不承認:我比這個地球上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富有,是一個富有的人。漠視窮鄰居,那責任我也有份。

上帝與窮人



賽德隆弟兄認為,上帝站在窮人和受欺壓者一邊,這是聖經中的一個基本教義。

在歷史的關鍵時刻,無論是出埃及還是耶穌道成肉身,當上帝「啟示祂的屬性和旨意時,祂也介入釋放貧窮和受欺壓的人。」(51頁)但上帝認同窮人的真正意義,唯有通過耶穌道成肉身,我們才能稍微覺察到,就如經上說的:「祂本來富足,卻為你們成了貧窮,叫你們因祂的貧窮,可以成為富足。」(林後八9)
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