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信仰歧視?
第 1 頁, 共 3 頁
【教會與法律】

信仰歧視?

劉哲沛律師



教會解聘表現不佳或違反道德標準之教職人員,會否因涉嫌「歧視」引來訴訟?



聯邦及各州大都制訂有民權法案,在就業方面禁止僱主歧視行為,傳統上不分性別、年齡、國籍、種族、膚色、血緣等均應享有平等的法律保障。近年來由於社會逐漸開放,反歧視法保護的對象或類別更擴大至家庭身分、婚姻狀態、身心殘障、性偏好或性傾向等, 因而增加了許多被解聘的職員控訴僱主的機會。當然,美國政府制訂這些法令,目的在保護弱勢團體及消除社會不公,立法旨意可謂甚佳!



由於憲法第一任修正案對於宗教自由的保障,在政教分立的原則下,宗教團體可以說享有「信仰歧視」豁免權,傳統以來,政府及法院對於教會內部的爭議、人事的安排、聘僱關係的衝突、教義的解釋及應用,原則上不予介入,以免有政府干涉宗教之嫌!但這並不包括非屬靈或信仰上的決定,或是當教會在信仰上的決定混合到其他種類的歧視時,將使案件變得複雜而敏感,此時,法院可能有較多的意願審理案情並允許當事人進行充份的訴訟,以決定是否真有「歧視」行為。以下舉兩個例子來說明:



★ 加州CHAPMAN大學是間教會大學,一九九四年聘請了一位按立女牧師擔任校園事工主任,扮演教會與學校間的橋樑,利用教會資源發展校園事工,負責學生牧育、門徒訓練、帶領靈修聚會,並甄選協助願意委身的學生走向全職事奉的道路。這位女牧師上任不久,學校便通知她因事工調整,經濟的考量,其工作時數必須減半,這位女牧師在拒絕接受工作調整後便被學校解聘了。很快她就到法院控告該校歧視、非法解僱、違反民權,聲稱學校經費不足並非事實,學校真正解僱她的動機乃是報復,因為她向學校當局抱怨有女同學受到二位教職員的性侵擾,要求學校嚴正處理,學校不予理會,僅答稱如果受害的學生不出面正式舉報,學校也無能為力,學校在她遊說學生應該挺身而出據理力爭之後,便將她解聘了。該女牧師並主張,解僱的理由不是信仰上的決定。



法院在確定學校是宗教團體,原告是教牧人員後,很快地便批准了學校「免訴」的動議,判決該案撤銷,不予審理。理由:第一憲法修正案禁止政府介入教會與教職人員之爭,教牧人員的聘任與否應該是信仰上的考量,法院在這種敏感的案件上,最多只能詢問確定教會的決定,是否有一點信仰上的考慮或教義上的依據,若然,法院應停止過問權,以免捲入宗教內部訴訟,違反政治干涉宗教的原則。



★ 凱蒂(KATHY)是天主教教會學校的老師,一九九四年受聘擔任二年級導師,她與學校的合同每年簽署後續約,除了此份聘僱合同外,凱蒂另外簽署了一份簡單的教職員宣言條款(AFFIRMATION),註明簽署人確認教會學校與外面的工作有不同的特質,簽署職員確認自己不只是教學的專業人員而已,應盡力維持並強化教會與職員之間的關係,且在言行上以身作則,將天主教的信仰價值活現在生活中,簽署人知道「互信」與「坦承溝通」的重要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