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如雲彩的見證人
第 1 頁, 共 1 頁
如雲彩的見證人

符濟珍



高中三年,因著參加台中女中校園團契,而結識了團契輔導王淑貞姐姐。

十足中國的名字,卻是個道地的外國人。王姐來自加拿大,隸屬海外基督使團(前內地會)的宣教士。六呎的清瘦身材,夾在我們這班綠衣黑裙的女生當中,永遠是鶴立雞群。然而因著她的謙卑和愛,讓妳永遠不覺得她高不可攀。

記得有段時間,秉真請求我們為她的同班同學珍妮代禱。珍妮有嚴重的自閉傾向,秉真以長久的忍耐和愛心,才將珍妮帶來團契,王姐如同慈母般的陪她走過家變的歲月。我目睹珍妮冷硬的外殼逐漸溶化,在她考上大學後,竟然成了團契的主席,熱愛靈魂,殷勤服事人,她的改變真是奇蹟。

我在高中時體質很弱,經常感冒、咳嗽,一病就非同小可。王姐也不怕被傳染,常常騎了摩托車來家裏探訪我。她跟我說:「也許妳可以試試加拿大人的法子,用很濃的鹽水漱口,漱到喉嚨很深的地方,才吐出來,可以清毒殺菌。」這帖妙方我已經傳授了不少人。她每次來我家,總是送我小禮物,像是英國糖、小花瓶之類的東西,讓我愛不釋手。數年後,我才知道海外基督使團的宣教士,都是憑信心生活,沒有固定薪給,也沒有醫療保險。他們的食衣住行都十分簡單,卻常常一手接到供給,另一手就送了出去。

高中有位曾作團契主席的姐妹,上了大學時,因受誤導而入了統一教。她的父母、親友、牧師極力勸她、拉她,她都不為所動,一心要在畢業後出國宣揚統一教。後來,王姐坐火車,北上找她,促膝長談後,這位姐妹決定回頭。那年暑假我們碰面時,我問她:「到底王姐是怎麼跟妳談的,才讓妳回了頭?」她說:「王姐來找我談的時候,我站在護教的立場一直跟她辯;最後,她含著淚對我說:『慧珠,我知道辯不過妳,但是我要妳知道,我愛妳,不忍心看妳這樣下去。』」慧珠看著我,說:「妳知道嗎?其實直到現在,我都不覺得統一教有多大的錯謬;但是,我拒絕不了那份愛。」我懂她說的;我們在高中青澀的歲月裏,不斷領受她的愛,不只在團契的聚會當中,也在郊遊、包水餃的生活當中;我們一面從她的教導中領受信、望、愛的真理,也在她的身上應證這些真理的可行性。即使上了大學,這種愛的關係仍然延續著,為糾纏不清的理性思維找著了出口。

王姐那時已經四十歲了,依然單身,和來自紐西蘭的宣教士蘇美恩姐姐住一起。她不願我們這些荳蔻年華的女孩,仿效她們而刻意排斥婚姻。因此她在聚會中,也會安排一些夫婦,談感情、交友和婚姻,讓我們能及早為將來的歸宿禱告,預備心。蘇姐頗有語言天份,她能和大學生談中華文化,中國成語也能琅琅上口。王姐為此常向我們道歉,因她的國語不靈光,中文信錯字連篇;但那又何妨呢?在她滿臉的陽光中,兩道深沈的酒窩間,不是亮著人人都懂的信息嗎?

揮別高中生涯,已有二十多年了,數年前聽說王姐返回加拿大,照顧她年邁的雙親;我的生活中時有起落,每每在低潮的時刻,心頭就映上了王姐的笑容。林前十三章說到「愛是恆久忍耐,又有恩慈」,我親身從她那兒經歷到這些話。聖經上說:「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,如同雲彩圍著我們,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,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,存心忍耐,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。」為此,我常在身心俱疲之際,翹首天邊,凝視雲端,讓這位如雲彩的見證人,鼓舞我,再跑一程。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