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心橋(下)
第 1 頁, 共 2 頁
心橋(下)

李世宗





教會夏令營在大熊湖區舉行,玲華沒有報名。毅光和玲華仍然搭配同工。可是玲華卻常避開毅光,似乎鐵了心拒絕毅光的感情。玲華的心結已成了毅光感情的死結。

夏令營第二天下午,毅光和青年們在山坡邊草地上遊戲。玲華卻突然出現,苦著臉,心事重重。

「咦……不是不來嗎?」毅光喜不自勝。

「我祗好來了……」玲華欲言又止。

毅光覺得玲華有話要講,邀她一起坐到草地上。

「有事嗎?」

「我爸爸突然來看我媽。我不想見到他。」

玲華無奈的語氣隱含一股壓不住的怒氣。

「哦……妳沒原諒妳爸爸。」

「一直沒有。」

「玲華姐!怎麼現在纔來?」

定拓、定晶兄妹倆拿著相機正在拍照,蹦蹦跳跳朝毅光和玲華跑來。定晶指揮定拓站個好地方取景,定拓膽子大好刺激,站到山坡邊緣上,一不小心,滾下坡去。

毅光見狀,不顧一切衝下坡,滾了幾下,奮力抓到定拓,褲子被樹枝鉤到後纔停下來。毅光和定拓踉踉蹌蹌爬上坡來,定拓沒受傷,拍拍身上灰塵後,咧著嘴向定晶傻笑。

「毅光哥好棒啊!」定晶歡呼跳躍。

玲華瞄瞄又深又陡的山坡,倒抽一口冷氣。

「定拓、定晶別再玩這種遊戲。」玲華責備兄妹倆。

定拓、定晶卻嘻嘻哈哈一溜煙就跑掉了。毅光搖搖頭,走向玲華時,玲華注意毅光左小腿一拐一拐地,就像上次在她家時一樣。毅光受了傷,忍痛走了幾步,驟然跌倒地上。玲華吃驚地跑過來,纔發現毅光的左邊褲子下半部被樹枝鉤裂,露出的小腿正在流血。玲華要看毅華傷口,卻突然驚叫一聲。她發現毅華的小腿跟腱部上一大片竟是亂皺、緊縮、爬滿疤痕又微略萎縮,怪嚇人。玲華呆呆摀著口,半晌纔定下心,毅光的小腿傷痕,不是剛才被樹枝刮出來的。玲華伸手扶住毅光,問毅光:

「毅光,你的小腿什麼時候受傷的?」

毅光試著爬起來,但剛才摔痛了,動彈不得,靜靜地坐著。小腿的傷顯然是他的秘密,被玲華撞見了,毅光臉上露出從未有過的沮喪,眼眶突然紅了。玲華知道事非尋常。

「毅光,你是唯一知道我父母事情的人,我也想知道你的事。」

「好……我媽生我時弄壞身體,兩年後死了。我爸把帳記在我身上。我六歲時有天他賭博輸了大錢,回家後我因飢餓跟他哭鬧激怒他。他一時失去理智,竟拿洗廁所用的硫酸潑我。我躲避不及,雖及時送醫,小腿卻燒傷了。雖然我可以正常走路,但有筋腱燒壞了,一陣子就要痛一次,沒藥可醫。」

玲華驚訝。毅光每星期天扶著他爸爸上教堂,父慈子孝的樣子浮現玲華眼前。

「你……不恨他?」

「玲華……我愛他,愛能遮掩過錯。妳知道……愛是永不止息。什麼時候愛停了,就失敗了。」

「你……真原諒他?」

「……愛是不計算人的惡。仇恨隨著遺忘而消失。何況……他已悔改信主。」

「為何不早告訴我?」

「我不讓別人知道。雖然大家會接納他,恐怕他心有芥蒂,不願來教會。我不希望如此。到教會是他最快樂的事。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