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哭泣的母親
第 1 頁, 共 1 頁
哭泣的母親

李滿香



從祈禱園參加媽媽靈修會回來後,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:為什麼有那麼多哭泣的母親。母親這個角色,幾乎大部份的女人都會扮演。我懷疑,世上有否未曾為自己孩子流過淚的母親。

我一開始當母親就與淚水為伍,因為兒子出生時有缺陷,必須經過修補的日子,可以說是以淚水陪伴兒子的哭聲一步一步走過來的。

當兒子四歲半時,我必須陪先夫從賓州到西雅圖作骨髓移植治療,只好將兒女交給親戚和朋友。代為照顧兒子的朋友回到家,來電告知已平安到達時,順便提到兒子一上車就嚎啕大哭,我一聽心像破布一樣碎成片片,眼淚更像洩了洪的水傾倒而出。

兒子九歲時,先夫離開了我們。每次看到成為孤兒的兒女,我的眼睛就溼熱,但為了不讓他們覺得失去父親後,只剩下一個哭泣的母親,在那段扶養他們的日子,我倒是表現得很堅強,直到他們離開教會後……。

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。我軟硬兼施都無法挽留他們到教會時,我開始陷入深深的自責中。每個主日的敬拜,變成了我懊悔和懺悔的時刻,更可怕的是我好像已看到他們掉在火湖裡受到煎熬,所以那時的淚水可真多了。

經過十年的折磨和尋求,我已慢慢從自責恐慌中回到神的信實裡。劉富理牧師娘常常分享一節經文,是當她面對生病的女兒時緊緊捉住的:「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,要等候耶和華,當壯膽,堅固你的心,我再說,要等候耶和華。」(詩廿七13-14)

可不是嗎?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哭泣的母親?因為我們喪膽了,以為兒女已失落,竟然忘記耶和華有憐憫、有恩典,不輕易發怒,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。

所以,我開始學習讚美和感謝,開始看到神何等恩待我們,祂在我兒女年少無邪時讓他們有機會來到教會,並且讓他們在自己願意的情況下受洗在祂名下。我相信神永遠記念那神聖的一刻,祂的慈繩愛索並不會因少年人的無知而離開他們。

下個月兒子就要過廿七歲的生日了,真不敢相信自己已當了廿七年的母親。過去我常常唱台灣的「哭調仔」給賜我產業的神聽,現在我已慢慢學習唱讚美和感謝的新歌了。

母親的眼淚是寶貴的,神都用瓶子裝起來留作紀念,但母親的讚美和感謝更能討神的喜悅,因為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,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。我們要學習哈拿的禱告說:「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,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,我的口向仇敵張開,我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。」(撒上二1) 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