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最美麗的抉擇
第 1 頁, 共 3 頁
最美麗的抉擇

李世宗





一九八三年六月,辛教士滿六十歲退休,元笛和H大歷屆畢業生參加在台中馬里遜學校禮堂舉行的辛教士歡送會。與會者踴躍上台臨別贈言,回味與辛教士相處的點滴,把大家一起帶入回憶。

辛教士長得嬌小,金黃短髮永遠梳理整齊,一塵不染鏡片後的藍眼睛,炯炯閃耀著專注溫柔的關愛,臉上總是掛著微笑,卻又自然流露出聖潔與執著。辛教士生長在美國維吉尼亞州,來台前在哈佛大學專攻中文,在台灣三十五年間,不但練得標準國語,還能看中文報。她負責H大旁恩光堂學生工作外,兼任H大英文教授。講課精闢幽默,學生如沐春風,課堂常人滿為患。她琴藝獨到,在教會固定司琴,又熟悉聖經,講道深入淺出,清楚扼要,在教會很受歡迎。每次聚會後,或少或老,總有幾個人圍著她,談笑風生。

終於輪到元笛致辭。元笛語調充滿感情:

「辛教士是我的老師、輔導,也是我的媽媽……」

元笛回座後,傷感別離,暗自低頭飲泣。辛教士終身未婚,把眾多的學生、弟兄姊妹當孩子,尤其是對元笛。辛教士五十二歲那年第一次見到元笛時,就待他如真的兒子了……

「張弟兄,我不知道是否該受洗?」

元笛生長在佛教家庭,來H大後接觸福音,決志信主遭他媽媽極力反對。元笛猶豫是否受洗,惶恐不安。

「找辛教士談談。」張弟兄遇到疑難雜症,習慣地當辛教士是王牌。

某主日崇拜前,張弟兄帶元笛去見辛教士。辛教士和元笛談過後,為元笛迫切禱告時哭了。看見辛教士摘下眼鏡拭淚時,元笛忍不住也哭了。他和辛教士素昧生平,辛教士竟為個陌生人流淚!辛教士那份濃稠的愛震撼元笛,更激勵他渴慕真理,崇拜後就向牧師表明受洗決心。



辛教士住在教堂對面差會提供的花園洋房,屋裡全套美式傢具,配上楓木地板、羊毛地毯,感覺溫馨舒適。佣人總將庭院修剪整齊,又把那深紅奧迪小汽車打理乾淨亮麗。辛教士的生活環境,在那年代令學生們羡慕。所以,每星期四晚在她家的查經班總是滿屋子的人。

「張弟兄,元笛有三個星期沒來查經班了,他好嗎?」有次查經聚會後,趁鬧哄哄的點心時間,辛教士關切地問。

「元笛生病了,現正住院。他在野外測量時淋了雨,重感冒轉成肺炎。」

辛教士到醫院看元笛時,元笛獨自躺在床上,病容憔悴,不勝憂愁。

「哇……好多人來看過你呢!出院休息一陣就會好了。」辛教士環視病床上擺滿的卡片,替元笛打氣。

「辛教士,我肺門腺因發燒受損,會影響日後健康……」元笛信賴辛教士深邃的愛,毫不隱瞞自己的憂慮。

「怎麼沒看到你爸媽?去辦事了嗎?我等他們回來再走。」

「謝謝……妳不用等。他們……沒來過……我十歲時,爸爸離家拋棄我跟媽媽。我唸高中時,媽媽改嫁。從那以後,我就一直寄住姨媽家。媽媽不方便來看我,姨媽家窮,我不想增加她負擔。」元笛身心衰弱,將自己淒涼身世和盤托出。

「喔……真意外。醫藥費夠嗎?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