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麥子裡的眼淚(上)
第 1 頁, 共 3 頁
麥子裡的眼淚(上)

李世宗





一九四八年,共產黨的軍隊遙指上海。一列火車載滿了逃難的人,吃力地駛向九江。火車上人擠人,空氣悶熱潮溼,夾著揮不走的濃汗臭味。

「媽媽,妳看那裏有個怪人!」

一個小女孩指向車廂中央。一群人正圍著那個「怪人」—一個金髮碧眼的女洋人。那時的中國內陸很少有洋人,對火車裏絕大部份的人來說,那是頭一次看到洋人。她是彭蒙惠,二十二歲,來自美國西雅圖,協同會的宣教士,剛剛抵達上海,卻遇上內戰,被協同會撤往安慶,正跟著中國人一起逃難。

「啊……啊!」

彭蒙惠的頭髮被一個婦女從背後猛力拉扯,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
「藍眼睛,金頭髮,活像廟裏牆壁上畫的地獄的鬼呢!哼!打仗時候,什麼事都有!」

那婦人低聲地說,又怕又好奇地盯著彭蒙惠。其餘圍在彭蒙惠旁邊的人,像在動物園裏看動物似地打量彭蒙惠,互相討論瞎猜。

彭蒙惠已被火車搖搖晃晃一整天,被薰人的臭氣弄得翻胃暈眩,此刻又被人當怪物審視,心裡很難受。可是面對這些中國人,她仍然擠出笑臉。這些人,就是她來中國的理由。每個中國人,包括剛才把她頭髮拉得好痛的婦女,都是她傳福音的對象啊!

火車的轟隆聲、人群的吵雜聲中,彭蒙惠感到深刻的寂寞,濃濃鄉愁把她帶回二個月前西雅圖的港口。





當時美國社會並不富裕,越洋旅行是教會的財務負擔,另外在異國傳教需要專心一志,所以協同會規定,海外宣教士需滿七年才能回國。彭蒙惠未出過國,一去中國就要七年,是何等漫長遙遠!彭蒙惠站在船上看著那片美麗的土地,她的感情澎湃起伏,勇氣在考驗中掙扎。

「爸爸,怎麼……媽媽沒來送我?」

「她不會來,昨晚她告訴我,看著船把妳載走,她會受不了!今早,我看到她的枕頭全濕了。」

一向冷靜的布容先生,語調平靜地安慰彭蒙惠。

布容太太溫柔可親,對家人和對別人都充滿愛心。雖然家裏不寬裕,她仍常告訴彭蒙惠,還有比她們更不如的人需要她們的幫助。所以布容太太纔會讓彭蒙惠去宣教,可是,這次布容太太給予別人的,是她心愛的女兒啊!

船起錨了。布容先生猶在岸邊徘徊,突然,布容先生顧不得身邊親友們的訝異,向著彭蒙惠竭聲高喊:

「孩子,如果妳後悔,現在下船還來得及啊!」

自從彭蒙惠上船的日期決定後,布容先生比往常更沉默、更嚴肅,此刻他的壓抑已經決堤。

彭蒙惠眼淚再也控制不住,衝回船艙,伏在床上痛哭。

「爸爸,媽媽……再見了。神啊,為了我和你的約定,請代我照顧他們。」





彭蒙惠十二歲時,參加一個夏令營,會中有位計志文牧師是來自中國的佈道家。從計牧師口裏,彭蒙惠聽到了那遠在東方的古老國家。

早期到中國的宣教士,不少付上了生命的代價。其中一對美籍宣教士史坦夫婦犧牲殉道的故事,深深感動彭蒙惠。一個晚上聚會結束時,計牧師問會眾:

「有誰願意去中國,幫助那裏人民的需要?」

彭蒙惠小小的手臂在人群中舉起來。

「彭蒙惠?她只是個孩子。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