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聖誕節留下的紙條
第 1 頁, 共 3 頁
聖誕節留下的紙條

何理美



每年的聖誕節來臨前,我總會收到一些慈善機構寄來的募款信件,今年也不例外,而這其中一定有那個名為「救援使命團」寄來的募款信,它是本地有名的慈善機構,專門照顧那些無家可歸、孤苦無依的貧苦人。每年的感恩節和聖誕節,使命團會準備豐盛的大餐,邀請那些人來參加感恩禮拜,並且享受一頓美餚,共渡佳節。每次當我收到這個使命團寄來的文宣品時,心裡總會引起一陣痛楚和感傷,禁不住會想起八三年的聖誕節,那個名叫阿煌的年輕人。

* * * *

那年的聖誕節,我參加了教會的義工隊,到使命團裡去幫忙聖誕餐會的工作,由於每年都有兩千多人來參加,人數極多,所以只好在廣大的停車場搭起帳篷來,大家在帳篷裡,歡渡聖誕。義工們被分配不同的工作,有的廚房打雜、有的負責運送食物到不良於行的老人家裡去,而我被分配負責招待工作。

那年的冬天特別冷,雖然這裡是溫暖的佛州,但是在感恩節前夕,竟也飄起一場小雪來,現在這個聖誕節,雖然不是一個銀色的聖誕,但是冷風凜冽,連平日溫煦的陽光,也感到刺骨起來。那天下午兩點,聖誕崇拜就開始,帳篷裡滿了人,崇拜後,我們這些義工就開始忙著傳遞食物。當他們拿到食物後,那張張枯瘦、飢餓的臉,馬上綻開起笑容來,這些人,大都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,想不到在這城裡,竟然會有那麼多人,連一席棲身地都無!這些被社會藐視、遺忘的一群,在這裡卻像貴賓似的被服侍款待著,這令人感動的場面,在這寒冷的冬日,有如一道暖流,淙淙流過我心。

忙了近兩個小時後,許多人陸續地走了,在影影綽綽的人群裡,我突然看到有一張東方臉,那是一張年輕、羞澀的面孔,夾在這堆蒼老世故的洋人相裡,顯得十分突兀,不相稱。他畏畏縮縮地站在帳篷入口處,我想,他來晚了。我趕緊走過去,跟他打招呼,帶他入坐,讓他一個人靜靜地吃著。我心裡開始納悶起來:一個東方人,怎會流落到這個南方的小城來?難道是跳船的?或者是……

四點半左右,大家差不多快走光了,我拿了一杯咖啡和一個蘋果派去給他,由於吃過了這一餐豐富的熱食,他的精神看起來好多了。我跟他聊了起來,我問他是從那裡來的,他說是自越南逃難出來的,當我跟他提起,我來自台灣時,他馬上改用中文跟我交談。原來他是來自越南的廣東華僑,名叫阿煌,幾年前逃出越南,當時他才高中畢業,媽媽變賣了她偷藏的幾件手飾,讓他和小他三歲的弟弟(家中僅有的男孩),跟一些村民,一起坐船逃生。那時正值難民潮末期,泰國海盜猖獗,他們的船不幸遇到海盜,而被洗劫一空,船上的人都被拋入海裡,很多人死了,幸而他們很會游泳,後來遇救,被送到馬來西亞的難民營。但不久,弟弟因肺炎而病逝營中,之後他被送來美國,分遣到佛州某教會的收容所來,在那裡住了一段時間,學習英文,教會幫他在這附近找到了一份捕魚工作,就讓他自己獨立了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