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奇妙的一池水
第 1 頁, 共 2 頁
奇妙的一池水

何理美



人生充滿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際遇,如果不是因為一個意外—車子改道,我就不會在雲南山中,一個不知名的村莊裡,巧遇這個令人難忘的白族婦人,還有那一泓奇妙的池水。

X X X X

去年夏天,我利用暑假到雲貴高原一帶,走馬看花地繞了一趟,雖然沒有時間到西雙版納的傣族自治州,去看一看他們獨特的民情風俗,但我確實也走過不少的鄉村小鎮,接觸了西南邊陲地帶,富有少數民族色彩的宗教和文化。

六月初夏的一個早晨,初昇的太陽把大地照耀成一片金黃,遠處一簇簇的野花,在晨風中輕輕搖曳著,幾隻白鷺在水田裡追逐嬉戲。大概是昨夜一睡酣然,清晨我感到精神格外怡爽。今天我就要離開雲南到貴州去了,在這短短一星期裡,我感受到此地那種純樸、敦睦之風,跟二十多年前的台灣很相近,使我心底對這個地方,產生了一種十分溫馨、懷舊的親切感,實在捨不得離開呢!

早上八點左右,約定好的車子準時到旅社接我們。這一車共十個人,上車前,司機就先告訴我們,由於公路在整修,所以車子改道,中間有一段路,必須穿山而行,山路顛簸,請大家要有心理準備。車子開了約一小時後,就進入山區,車窗外嵐氣漸漸迷濛起來,車子繞著崎嶇不平的山路顛簸不已,大家上下搖晃,十分難受。不久來到一個小村莊,車子終於停下來讓大家休息。

我就是在這個時候,在這個僻遠的山裡,邂逅了這個婦人。這婦人一身素白,連頭上也纏著白色布巾,我一眼就看出她是白族人。雲南有二十多個少數民族,白族算是其中第二大族,聽說白族人特別喜歡白色,除了衣服是白的外,連房子、屋頂也都是白色的。白族女人皮膚白皙,大大的眼睛,很討人喜歡,眼前這婦人也不例外。

她正專心地在池塘邊浣衣,所以沒有留意到我的注視,她的身旁站著一個約四、五歲大的小女孩,我猜想是她女兒吧。她不時轉過身來跟身旁的女孩說說笑笑,一會兒又快樂地哼起歌來,兩人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團,清脆的笑聲洋溢四周,似乎也攪動這一泓平靜的池水。我望著她們那樣快樂忘形的笑著,不自覺地也跟著笑了。她們那種毫無矯飾的快樂神情,深深地吸引我,令我羡慕起來。

這時,婦人抬起頭來看到我,就跟我打招呼。「妳每天都來這裡洗衣服嗎?」我跟她搭訕起來。

「是啊!我家裡沒有自來水,只有山上流下來的一道水,供好幾戶人家用,今年水量太少,水不夠用,所以我每天都要走二十分鐘,來這裡洗衣服。……真感謝天,有這麼一個乾淨的池子,可以讓我洗衣服,我們一家五口才有乾淨的衣服穿,……」她一邊搓著衣服,一邊笑著跟我說。

「乾淨的池子?」我納悶了。這一個小小的池塘,除了上面的水勉強可以算是乾淨、清澈外,池底下是長滿了雜亂的水草和一團團黃褐褐的泥巴。對我來講,這是一池污水!怎麼可能洗出乾淨的衣服呢?……

這婦人浣濯後,就扛起她那一簍衣服,帶著小女孩,快快樂樂地走了。望著她漸漸遠去的背影,我心裡湧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同情和悲哀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