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我明白了
第 1 頁, 共 2 頁
我明白了

李世宗



張碧秋剛移民來美國,白天在家帶三個小孩,從四歲到剛出生的。碧秋不但撐得住,還兼做手工藝品,又替超市包棕子。張先生在電腦工廠做裝配員,晚上替碧秋看孩子。碧秋卻沒閒著,趕去餐廳打工,為的是儘早買房子。

碧秋袛有週末能參加聚會。會友們每逢聚餐一定邀請她,吃飯時可多了解、關心她。碧秋沒辜負人的好意,每次都帶著三個孩子赴會。姊妹們必定替她打理孩子,讓碧秋鬆口氣,舒服地吃頓飯。張先生不信主,從不上教會。碧秋巴不得先生信主,會友們明白那是碧秋的難處,於是張先生成了大家代禱的對象。

教會主日學在早崇拜與午餐之間。每季開班的前面幾個禮拜,碧秋必定輪流到各班去試聽,會友們覺得她很認真選擇、肯追求。大家體諒碧秋忙碌辛苦,先生不信主,對她格外愛憐、禮遇。

某主日午餐時,不見碧秋,三個孩子留在育嬰室,哭鬧喊媽。師母代看孩子,折騰到下午三點,還不見人影。打電話到張家,沒人接,牧師纔想起張先生星期天常去加班。碧秋在那裏?

警察打電話來,說碧秋在大華超市出口處闖紅燈、撞車,有輕微腦震盪,昏迷不醒。行李廂撞開了,菜掉了滿地。警察找不到張先生,憑著碧秋車內的教會秩序單找到牧師。出事時刻,正是主日學時間。

牧師和執事會李弟兄,帶著鮮花水果趕到醫院。張先生在場,碧秋已經醒了,醫生說不要緊,袛要多休息。幾句溫暖的問候後,李弟兄忍不住狐疑,直接問:

「碧秋……妳不是上主日學嗎?怎麼……會在大華?」

碧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,哭起來。

「牧師,李弟兄……我真羞愧……」

碧秋袛哭,講不出話。一會兒,張先生開了口。

「我替她說吧!那是她每星期固定的買菜時間。教會免費替她看小孩,不但可以安心買菜,回教會後正好趕上吃午飯……順便告訴你們,你們每次邀我去教會我都拒絕,是因為看不慣內人的行為。我……代她道歉。」

李弟兄糊塗了,再問:

「可是……我好幾次看到妳在主日學啊。」

「我……每班都去露個臉,每人都以為我選擇了別班。我太忙了,袛好如此,牧師,請原諒。」

「早就原諒了。每個主日學老師袛有他班上的名單,我卻有每班的名單。」

「啊!你知道……還有,還有!每次聚餐我都沒帶菜,又帶三個孩子去白吃,為了省錢。弟兄姊妹們對我太好了,從不注意我有沒有帶菜,袛關心我,關心我先生……」

「這個我也知道。師母每次聚餐後洗盤子,從來沒洗過妳家的,幾位伯母也知道。」

「啊?你們都知道?為什麼……不責備我?」

李弟兄一臉納悶,望著牧師。張先生卻先說話。

「我倒希望牧師能糾正內人,我說過她很多次,沒用。」

「我有。我教導她、關心她、愛她。真理是有力量的,愛是有生命會成長的,有一天她的新生命大過舊老我時,就會明白過來,不再做害羞的事。」

碧秋很感動,又開始哭了。

「可是……牧師……為何不直接責備我?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