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傷痕
第 1 頁, 共 4 頁
傷痕

何理美

第三章 扶持的手



〈前情提要〉

傑夫受誘而闖禍之後,內心無比自責痛苦,懺悔的心使他由屬靈的驕傲轉為真正的謙卑。有一天傑夫突然接到法庭的公函,原來他被女方控告,傑夫驚恐萬分,求助鄰城的名律師肯博,肯博向他保證,必能打贏這場官司,只要他肯在口供時否認……

離開肯博律師的事務所後,傑夫更加苦惱了。現在有兩個意念不停地在他心中衝擊著:

「如果我照律師的話去做,只要堅持否認曾經吻了羅拉—何況也沒有證人啊……那麼事情就可以翻轉過來,所有麻煩很快就可以擺脫掉了,但是—這是說謊啊!聖靈會在我心中不時的責備我,我將一輩子不得安寧。」

「可是,如果我承認,那麼罪行將成立了:『趁未成年少女酒醉沒有抵抗力之際施加性侵犯』,那麼我可能被判刑十幾年……我將身敗名裂,這輩子也完了。」

傑夫陷入痛苦的掙扎中,他覺得罪的陰影像層網子似的罩在他身上,使他難以掙脫……。只有幾天的工夫,傑夫整個人變了樣,兩眼呆滯,整日失魂落魄的。

伊里當然查覺到了,她渴望傑夫能向她透露一點心事,她想幫助他,但是每次問起,是否醫院發生了什麼事?傑夫總是搖頭吱唔過去。有幾次伊里提出要跟他禱告,傑夫就慌張的找理由閃避開了。他變得很沈默,像個緊閉的貝殼,使伊里的擔憂與日俱增。

八月仲夏在不知不覺中來了,月中此地的中小學校就要開學了。經過了漫長的暑假,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等著新學期的來臨,但是伊里卻提不起勁來,她常常凝神望著窗外那片雜亂的庭院胡思亂想,野花雜草蔓延一地,她也沒有心情去整修。最近傑夫的抑鬱沈默,深深影響她,她一方面擔心傑夫在醫院是否遇到困難?一方面又常猜疑著,為什麼傑夫近來對她那麼冷淡,總是有意迴避她。伊里回想起三年前的寒假,她去伊州大學參加校園團契舉辦的全球學生宣教大會時認識了傑夫,那年她才二十二歲,剛自加州大學畢業。傑夫的敦厚、可親和一顆愛主的心,深深吸引著她,她一直認為他是個穩重成熟的基督徒,婚後她也深信傑夫全心愛著她,從未懷疑過他的愛情,而現在這一切似乎都加上了問號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傑夫平常每星期二都固定去參加教會東區的弟兄會,但是最近他都沒去,並且也沒有跟「禱告伙伴」明恩見面了,明恩是位剛開業的年輕律師,平常也很忙。傑夫最近都藉口醫院忙而取消他倆約定禱告的時間,明恩雖然感到傑夫的神態有異,幾次想打電話關心,但一忙又忘了。傑夫現在被痛苦箝住了,他多麼盼望有人能來幫助他,分擔他的心事,然而這種醜事又如何向人啟口呢?他真是苦啊!

但是教會的郭牧師卻暗中注意到事態的嚴重了。那是在一次星期三的同工會,當大家正熱烈討論籌劃下一季的教會事工時,他瞿然注意到,傑夫安靜地坐在角落,失神地望著牆壁發呆,那對原來是那麼清炯的眼睛,怎麼突然變得乾澀凹陷下去了呢?他的眼神是空茫的,空茫得可怕!接著在星期日的主日崇拜時,他在台上特意往傑夫習慣坐的那方向瞧,竟然發現傑夫憔悴地望著窗外,神情憂傷得有如秋天裡掉落的枯葉……牧師心裡一悚!這麼多年來,在教會裡他從沒有看過傑夫這樣痛苦的臉。主日崇拜後,他馬上私下找伊里聊聊,順便探問傑夫的近況,晚上回家後,又打電話給明恩,詢問最近他跟傑夫一起禱告的情形。最後終於證實了—傑夫遇到了麻煩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