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傷痕
第 1 頁, 共 4 頁
傷痕

何理美



《前情提要》

為了應付傑夫事件所引發的軒然大波,郭牧師疲於奔命,藉著禁食禱告和異象的傳達,最後終使教會上下在「上帝的愛」裡,完全的包容、支持傑夫。傑夫也因這份愛而重獲生機。伊里傷心地回加州,哥哥獲知實情後,憤怒而慫恿伊里跟傑夫分手……

第七章 天梯的夢

自從聽了哥哥的一番話後,一股暗流在伊里心中沛然洶湧起來。最近她冷靜地分析著,這幾個月來傑夫的種種行徑表現,發現傑夫有越來越多的缺點,以前她心目中的那位白馬王子已經消失了,現在的傑夫是一位脆弱易傷、膽怯畏縮、不誠實、不可靠……一個再也不值得她去愛的男人,她對這樁婚姻逐漸失去了信心。

「妳應該替自己打算了……」這幾天,哥哥的這句話經常向她沖擊著。昨天又收到學校同事麗莎自佛州的來信,信上除了安慰她外,又向她提起,傑夫既然這樣傷害妳,他已不值得妳留戀了,妳應該早日覺醒,為自己尋找另一個春天,自求多福了。

「是呀,我應該為自己打算了」,經過幾天的掙扎後,伊里下定決心開始積極在洛杉磯找工作,不再回佛州。離開佛州前,她曾向學校請了兩個月留職停薪的假,如果她在這裡找到了工作,就要儘快向學校提出辭呈。

幾天後的一個傍晚,伊里應徵面談了幾個工作,回來正累得不能動彈時,忽然接到珊惠的長途電話,她們聊了一陣子後,珊惠就很感傷地跟她提起有關傑夫開庭的情形。珊惠說,情況不太樂觀,因為傑夫一再表示都是他的錯,他不該喝酒、不該挨近那女孩,甚至不該去參加那個派對……。雖然牧師以被告證人的身份出庭,向法官申證傑夫是篤實的好青年,也是教會青年團契的好輔導,只是一時不謹慎犯錯了。但是原告律師咄咄逼人,攻勢兇悍,使他們無詞以對而節節敗退了。第二次開庭將在十月底,到時如果情勢沒有好轉,傑夫會很糟糕……。

伊里擱下電話後,突然呆住了,這消息使她莫名其妙的驚慌起來,她愴然地坐在電話旁,珊惠的話在她的腦子裡反覆著:

—傑夫的情況很糟……這種罪判刑重則十幾年。

—他要我告訴妳,他對不起妳,請妳原諒他……

—伊里,我希望妳能原諒傑夫……人都會犯錯,上帝怎樣饒恕了我們,我們也應該怎樣去饒恕別人。

伊里想起最近傑夫寫給她的幾封信裡,都誠懇的請求她原諒……

忽然哥哥憤怒的聲音又迴繞耳際:「伊里,妳是最大的受害者,妳要替自己打算了!」

西方一抹晚霞已漸褪淡,暮色四合,外面的世界慢慢地溶入黑暗裡。伊里感到自己正在自我掙扎的激湍裡逐漸沈沒下去……

× × ×

九月底一個晴朗的星期六,傑夫邀請牧師和明恩到「橄欖園」晚餐,順便商討第二次開庭的事。

傑夫出門後才想起,吃飯是六點,現在才五點左右,於是他就慢慢開著車,繞到上班的醫院去,經過醫院門口時,他不知不覺地把車停了下來,往醫院後面的小公園走去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