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傷痕
第 1 頁, 共 3 頁
傷痕

何理美

〈第十章 生命之歌〉



《前情提要》

郭牧師的信,使伊里再度深思「婚約誓言」的真正涵義,伊里終於毅然回佛州,與傑夫併肩作戰。郭牧師在教會裡開始進行「醫治與重建」的工作,尤其著重於美滿婚姻的促進。

十月卅一日下午四點,第二次開庭結束了。傑夫請伊里到此地有名的「紅龍蝦」餐廳吃海鮮,以答謝她在法庭上賣力的支持。他們來得早,才五點半左右,餐廳裡只有兩三個客人,顯得冷冷清清的。兩人選了樓上涼台旁靠窗的座位,從這裡可以看到停車場後面一排排整齊的棕櫚樹,巨大的棕櫚葉在晚風的吹拂下輕輕搖曳著。夕陽正漸漸西斜,漫天的晚霞,光彩耀目,令人遐思。他們每次來這家餐廳總喜歡選樓上這個靠窗的位置。

「伊里,妳想吃什麼?」傑夫問道。

「我不太餓,就點海鮮沙拉吧!」伊里看著菜單,愉快地回答著。傑夫說他也要沙拉,清清淡淡的,吃起來舒服。

由於今天開庭太緊張了,從中午到現在,他們都沒有吃東西,但是此時兩人心中都充滿了喜悅,沒有什麼食慾。今天伊里真是沒料到,她的出面替丈夫辯護,竟會使這個案子的發展出現了峰迴路轉的變化!

伊里出庭替傑夫辯護時,她誠懇地述說,她認識傑夫已經三年了,他行為正直,信仰虔誠,一直是個好青年、好丈夫……她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的人品。他會失足而做出這種事來,實在只是一時糊塗罷了。她已經原諒他了,她懇求受害者羅拉和米勒太太也能原諒他……。皮爾也出庭為傑夫作證,他向法官坦白表示,這一切都是他惹的禍,那天晚上派對時,他不應該拿烈酒給傑夫喝,而使不會喝酒的傑夫失了常態而闖禍。最後,與傑夫共事的醫院眼科主任莫利醫師也挺身出來,替傑夫說話,證明傑夫確實是位莊重又負責任的好醫生。

當伊里說完,在中午休息時,本案的原告—米勒太太,竟跑來找伊里,告訴伊里,她很受伊里的辯詞感動。她說,多年前,她的丈夫有過一次婚外情,後來回頭要求她原諒,但是當時她忿恨不肯原諒,不久就帶著羅拉離開了他。這些年來她漸漸明白,人非聖賢孰能無過?現在她一直很自責……所以當她看到伊里出庭替丈夫辯護時,她感動得掉淚了。

他們一邊吃著沙拉,一邊回憶剛才在庭上的情形。

「傑夫,真想不到米勒太太最後會對我說,她同意私下跟我們進行庭外和解。她說既然我這個作太太的還會出面替你說話,那表示你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壞人啦!」兩人面面相覷,會心地笑了。伊里興致勃勃繼續道:

「米勒太太說,她只要求你賠償她的律師費和精神方面的補償。這幾天她會請律師跟明恩聯絡,討論細節。……想不到這場官司很快就會解決了!」

「謝謝妳,伊里,妳對我太好了,妳肯原諒我,又為我出庭……」傑夫感激的繼續說:「這案子能在庭外和解,實在使我鬆了一口氣,減輕我心理上許多壓力……但是—伊里,妳大概不知道吧!在這案子上,我是觸了刑法,還是會被判刑的。」

「哦!……」伊里心頭一凜,欣喜的臉馬上轉為陰暗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