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話說「傷痕」
第 1 頁, 共 1 頁
話說「傷痕」

何理美



「傷痕」終於連載完畢,前後共六個月,隨著它的結束,我也鬆了口氣。

連載刊出不久,就有一些讀者打電話來詢問,這是真實故事或純虛構小說?最後結局又如何?……似乎許多讀者都急著想知道故事真相。在這篇小說結束之時,我覺得該向讀者吐露寫這小說的心路歷程。

記得在九六年某個秋日清晨,當我打開當日報紙,看到一則令人吃驚的社會新聞,這是一件緋聞案,牽涉到鄰城某教會一位愛主的弟兄。以後每隔一段時日,報紙就登載這場官司的進展,這案子引起我的注意,是因為每次報導,總會提到此間教會的牧師,每次開庭他都出來說話,我想,他內心的傷痛一定不亞於這位闖禍的弟兄,因此每回讀完報導,我總會唏噓一番。案子前前後後拖了好幾個月,後來那位傷心的太太出其不意地勇敢出面,最後終於以感人的結局落幕了。

但是案子結束後,我的心卻不得平靜,從第一次由報紙上看到那位弟兄(我稱他為傑夫)的相片後,他那張稚氣,但卻充滿了悔意、痛苦的臉,就一直在我心中揮之不去。我並不認識傑夫,只是不知為何,他的痛苦卻深深地錐鑽著我的心……這案子中另兩人:傑夫的太太和教會的牧師,也經常浮現在我的腦海裡,不時地使我心情沸騰。

有一天,我獨自在海邊觀看海濤奔騰,突然心靈深處一陣悸動,我決定把這故事寫成小說,把傑夫內心洶湧如海濤的掙扎、他的軟弱、他的跌倒……赤裸的剖現在讀者面前,並且希望這故事裡的人物,能如一面鏡子,使我們看清自己。

九八年初,我開始撰寫這篇小說,下筆前,我向上帝禱告,求祂指示我把祂的信息傳遞給讀者。這期間,我投注在我的故事裡,把自己溶在筆下人物的心境中,隨著情節的進展,心情起起落落,倍受煎熬。我經歷了傑夫的軟弱、失敗和羞愧,也經歷了伊里的憤怒、掙扎和頓悟,還有郭牧師的焦慮、透不過氣來的重擔……。兩個月後,初稿完成,我猶如被煉淨了一般,浴火重生,煥然一新,真是個奇妙的經歷。或許從這故事中獲益最多的人,就是我自己了。

有位作家說:「有衝突,就可寫成小說……」,文學是苦悶的象徵,但是基督教文學,不僅能勇敢地走入生命的悲苦裡,從失望、挫敗中認清人的軟弱和有限,並且能篤然地啟示一條道路,使心靈可以從苦悶中昇華,而得以:

在困頓中有安寧

在迷失中有定向

在絕望的人性裡看見希望

—這就是我寫這篇小說的目的。

「傷痕」是我首次嘗試的中篇小說,必有瑕疵之處。我暗自期許,在未來的創作上能突破瓶頸,更上層樓。文字工作的路雖然艱辛,但有上帝與我同行,就不覺得寂寞了!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