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我學耶穌
第 1 頁, 共 2 頁
我學耶穌

李世宗 改寫



一、

「毅華,晚上有個佈道會,能來參加嗎?」

「沒空!」金毅華不理不睬,只顧啃書。

張明輝是金毅華的同班同學,從大一開始就不斷邀請他去教會。金毅華雖然每次拒絕他,心底裏卻很珍惜這個朋友。總覺得他很喜樂,真誠地關心人,生命中有份令人羡慕的特質。

「毅華,聽聽看嘛!神愛世人,而且能解決人的問題呢!」

「解決問題?」

金毅華放下書本,抬起頭來,兩眼茫然,慢慢伸手去摸左邊的臉。他臉上貼著厚厚一層紗布,卻掩蓋不住嚴重凹陷的面頰。即使金毅華刻意掩飾,誰都可以看出他有張殘缺的臉。

「不!只有最好的醫生纔能解決我的問題。」

金毅華一直都不願意談到他的臉。出於關心,張明輝決定把握機會。

「毅華,我們都快畢業了,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臉……」

金毅華沉默一陣,他知道張明輝是善意的。

「初二那年,我的左臉長得比右臉大,診斷出是稀有的骨癌,每兩年纔會有一個人得。第一次手術後,病情反而加重。第二次手術時,醫生將我左臉眼睛以下的骨頭、牙齒、牙床全切除了。醫生用了個紗布球塞住臉上的洞,但是臉上組織長得太快,紗布球竟取不出來。最後取出時,我的臉也被撕裂了。雖然經過整型,臉上還是有個大洞。從那以後,我就貼了紗布,蓋住那個洞。」

「喔……病好了最要緊。」

「不!沒好。高二那年復發,骨癌細胞又長了。再切骨頭就接近腦部,所以還沒再動手術。我……其實是活在死亡的陰影裏。」

「別那麼悲觀……現在醫學進步很快,也許會有新的藥可以治你的病。我想……你應該正常、快樂地過日子。」

「正常?快樂?我的醫藥費是家裏借貸來的,我覺得對不起家人。當同學無憂無慮,與女伴瀟灑出遊時,我卻得到醫院接受治療,常看見人住進來,突然病床就空了。我……也可能是其中的一個。對我而言,醫院中死者家屬半夜的淒厲哀號,纔是人生真實的旋律。這也是我不願去教會的原因,你們在那裏總是快樂歌唱,你們的信仰跟我的人生無關。」

「不!有關。耶穌說過,有病的人纔需要醫生。」

「喔……耶穌真說過這樣的話?耶穌說的是哪個醫生?」

「就是祂自己。」



二、

「毅華,對佈道會的感想如何?」

「講員講得很好。可是……明輝,我的問題在於有神、沒有神,我怎知道佈道會裏聽到的是真的還是假的?」

張明輝想了一下。

「有一個辦法。你向神禱告。神是真的,會回應你的禱告。」

「禱告!要……說什麼?」

「告訴神你的需要。還有……要存敬畏的心。」

金毅華喜歡教會裏弟兄姊妹熱誠地對待,更羡慕他們和睦相處的光景。不過,這不應該是他尋找信仰的理由。猶豫之中,牧師在佈道會中講的一段聖經,旋浮腦際。

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裏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」

金毅華覺得自己正是那個勞苦擔重擔的人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