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時間凝駐在那道燭光上(中)
第 1 頁, 共 3 頁
時間凝駐在那道燭光上(中)

何理美



(施刑營)

我們隨講譯員來到一處森嚴的地方,門口有兩扇加鎖的大鐵門,裡面有兩幢紅磚大樓,中間是個大天井,遠遠就可看到天井的正前方有一道怪異的矮牆。講譯員解說,這裡是十三號營,也就是施刑的地方,凡被送進來的囚犯都活不過三個月,那一道矮牆就是槍決囚犯的刑場。

有許多美麗的花束圍繞著這道牆,這些花都由各地團體機構送來的,為了紀念無數在此犧牲的無辜者。其中有束花是來自梵帝崗教宗若望二世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他的一束花被擺在這裡,這是為了表達他內心對這些受難者的追悼之意。教宗是波蘭人,聽說二次大戰時,他也曾被捉去集中營受迫害。

牆前已圍了許多參觀者,也有許多高中學生由老師帶領來參觀,他們一邊聆聽講解,一邊專心做筆記。這一段慘絕人寰的歷史必須讓每一世代都知曉,讓他們明白,暴虐必敗,真理永遠長存。

講譯員說,當年囚犯一聽到十三號營都會發抖,這裡整天甚至深夜都不斷傳來囚犯被酷刑的淒叫哀鳴,還有那令人心驚膽跳的槍決聲。這裡還有「死牢」,在那裡納粹用極無人道的方法處決犯人。

我站在這天井的陽光下,倏然覺得凜冽起來。



(死牢)

講譯員領我們走入地下室,這裡陰氣森森,令人毛骨悚然。由於走道狹窄,參觀者只能一個個依次而行,大家似乎都摒住呼吸不敢出聲。在地牢裡轉了幾個彎後,我眼前出現了兩個酷似爐灶的磚台,台上連著一柱小煙囪,下面有個小門,由於空間太小只能容一人蹲在裡面。這是毒氣室!霎時,一股恐怖之氣突然浮動起來……再往前走,左側有個房間密不通風,犯人被困在此,將因氧氣逐漸不足而死亡。納粹以此折磨犯人而取樂。

隔壁另有一個小房間,壁上掛著一張有十個人相的素描畫,房裡正中央擺了一束花和一盞蠟燭,燭光在這陰森的房裡溫暖地流動著……大家正感納悶之際,講譯員解釋了:「五十多年前,有位神父名叫柯爾貝(Maximilian Maria Kolbe),自願替一位囚犯死,他就和另九位囚犯被監禁在此活活餓死了。我們讓這盞燭光不停地燃燒著,就是記念他因仁殉道的精神,千年不滅……」

柯神父,我心頭一顫!真想不到他就是在這裡殉道的啊!時間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二十幾年前一個冬日黃昏,記得那天我正在書房整理一些舊雜誌,無意間看到一則關於柯神父英勇成仁的報導,當時我內心感動不已,獨自坐在黃昏的夕陽裡,思索著這故事悲壯的情節,思緒久久不能平息……



(柯神父的故事)

一九四一年某個夏天傍晚,在奧斯維新集中營裡的十四號監房,有一名囚犯失蹤了,晚間點名時發現他不在,集中營的指揮官宣佈,如果二十四小時內找不到他,就要在他同營的六百多囚犯中,隨便挑出十個人處死,以戒眾也。

這可怕的等待,對這六百多名囚犯無疑是一種難熬的酷刑,漫漫長夜中,沒有人能成眠。隔天,這些可憐的囚犯在酷熱的驕陽下被罰站一天,有些人昏倒了,就遭嚴厲的鞭打。到了傍晚,逃犯仍未找到,於是指揮官開始在因犯中挑出十個人,要送到死牢裡活活餓死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