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煉獄忠牧
第 1 頁, 共 4 頁
煉獄忠牧

李世宗 翻譯撰寫



【前情提要】波牧師經不起秘密警察惡毒的折磨,承認自己是美國間諜的罪名,經判刑後分發到潘興監獄服刑。共產黨沒收波牧師的房子,又處處攔阻波師母露絲謀生之路,會友不敢收留露絲及她兒女,有一天祗好夜宿公園,卻遇上歹徒,情急之下跳入河中……。共產黨在獄中向波牧師洗腦不成,將他分類為不可改造者,開始對他整肅。



九、工作起緣

「死亡坑」是個九呎長、六呎寬、深入地下的坑。四面是木頭,底部是沙,唯一的通氣孔是個直徑廿吋寬的洞,是犯人被吊上吊下的通道。波牧師和另外十六個人被放入坑中,白天溫度高過一百度,空氣稀少混濁,每個人必須用力呼吸纔不會窒息,經常有人昏迷。晚上,犯人勉強擠出一點可以躺下的空間,讓四個人睡覺,其餘的人祗能像沙丁魚般地站在一起,等待輪流躺到地上睡覺,而空間太窄,所有睡覺的人又必須一起翻身。

波牧師在「死亡坑」中一待九個月。坑裏的人換來換去,波牧師因此認識了很多犯人。犯人在坑中無事可做,常常交談。由於受苦經歷類似,肝膽相照,都變成兄弟般的朋友。波牧師跟他們談起福音,發現他們竟是那麼渴慕珍惜,也有不少犯人決志信主。波牧師終於猜到一點神讓他受苦,存留他性命的原因。



十、要命野兔

潘興監獄建立在多惱河上的孤立沙洲,冬天雨季時常遭河水氾濫。這年,監獄長決定調動犯人,修建堤防,於是波牧師從「死亡坑」中被放出來,加入勞動行列。潘興監獄專門關重犯,所以犯人勞動特別嚴苛繁重。監獄的犯人祗有十分之一能活著出獄,死的人大部份是因勞動而餓死、累死、病死。

勞動時間每天十八小時,從早上三點到晚上九點。勞動範圍從農作到營建,犯人被分配極不合理的工作量,很難完成。每當勞動進度落後時,犯人就被毒打、減少食物。在勞動場上工作不力被獄官看見,常常被就地槍斃。波牧師被分配每天必須除掉一千一百平方碼的野草,工作雖然辛苦,波牧師卻有機會認識更多犯人,向他們傳福音。由於犯人中有獄方安排的「告密者」,波牧師祗能小心、被動地跟犯人談道。因在獄中聚眾傳道,有造反之嫌,是監獄忌諱。

有一天勞動時,勒凡里挨近波牧師,輕輕向他說:

「波牧師,我幾次聽你講福音很感動,你能不能領我作決志禱告?」

勒凡里是個五十歲的政治犯,骨瘦如柴,臉色晦暗。波牧師欣然答應,卻瞧見獄官正注意他們兩人講話。

「明天此時此地,我等你。」波牧師和勒凡里匆匆約定。

隔天,勒凡里卻失約了。

那天,犯人在勞動時,草地上突然跳出一隻野兔。大家個個飢腸轆轆,很快抓住野兔,勒凡里拿起石頭打死兔子,迅速瓜分吃掉。此事被「告密者」報告給獄官,勒凡里被揪出來,打到一隻眼睛掉出來,最後被槍斃。理由是私吞監獄財產,違背共產理論的基本信條。

當晚,波牧師徹夜未眠,傷慟至極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