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煉獄忠牧
第 1 頁, 共 2 頁
煉獄忠牧

李世宗 翻譯撰寫



【前情提要】波牧師在「死亡坑」中認識很多犯人,發現他們對福音渴慕,監獄是一片待收割的莊稼。在一次河水氾濫監獄,「告密者」魯哥尼慘遭犯人修理,波牧師和同工挺身頂罪,如此愛的見證感動了犯人,連魯哥尼都信主。從此,福音在監獄中熱烈傳開。



十二、淒涼聖誕

聖誕節前一天,多惱河水又漲高。上次被沖垮的堤防還沒修好,波牧師被調去緊急趕修。由於河面擴展,堤防已離河岸很遠,他在河中被漂浮的一塊木板打到,衣服被木板鉤住,在河中載浮載沉地被河水拖往下游,站在岸上的獄官認為波牧師死定了,懶得救他。

波牧師掙開木板半游半泅回到岸上時,犯人已收工,離開勞動場。波牧師虛脫無力,祗能孤伶伶躺在岸邊喘息,全身衣服濕透,冷冽天氣使得波牧師格格哆嗦。

遠處教堂傳來鐘聲,勾起波牧師回憶起和家人快樂渡過的聖誕節。如今,露絲……也許死了。那……娜達、保羅究竟在那裏呢?他們如何過日子?此刻,波牧師沮喪消沉,很想再走回河裏,讓河水把他永遠帶走。可是,監獄裏的弟兄需要他,多少的靈魂等待搶救。那是波牧師此刻活著的意義,使他能堅強地忍受肉身的折磨、家人的分離、內外交迫的痛苦。波牧師顛顛跛跛地站起來,跌跌爬爬地回到牢房。

「波百莫,昨天差點淹死吧?你大概受夠了折磨吧?」獄官把波牧師叫去辦公室,態度出奇地和善。

「不想死在監獄吧?波百莫……政府需要一位宗派領袖,上級認為你是適當人選。你祗要答應和我們合作,監視宗派裏的牧師,我們會讓你過舒服的日子。當然,你很快就可被釋放。」

波牧師沉默無言。他何等擔憂娜達、保羅。此刻,有人在照顧他們嗎?「釋放」突然成了極大的誘惑。況且,祗要他點頭,一切勞累、折磨就成過去。波牧師閉起眼睛,良久……

「不!我不會離開這裏,我的會眾需要我。」波牧師堅定地說。

「會眾?波百莫你瘋了?你在監獄裏,我看……你這人已報廢了,我叫上級找別人吧。對了,這裏有你的一封信。」

那是露絲的信,從瑞典寄來的。露絲沒有死。

「赫蘭:有天晚上我遇到歹徒,逼得我和兒女跳下河去。幸虧我擅於游泳,三人纔免遭不測。我瞭解在保加利亞自身難保,又如何能照顧兒女,更不用談幫助獄中的你。所以,我決定離開你。透過在瑞典的家人,與瑞典政府交涉,我和兒女已回到瑞典。這樣,至少你不用擔憂我們。我渴望很快再見到你。露絲。」

波牧師欣喜若狂,從此更勤奮地傳福音。他總共被囚禁十三年兩個月,在十六個不同的監獄服刑,在每個監獄都建立了監獄教會,帶領無數的犯人信主。犯人在囚室裏、勞動場上談論福音、唱詩歌。波牧師相信,他離開監獄後,這些查經聚會還會繼續,福音仍將延續。雖然波牧師歷經無數的刑罰、飢餓與勞累,時常徘徊生死邊緣,但若沒有這些經歷,又如何向那些承受同樣苦難的犯人傳福音?波牧師覺得他所承受的痛苦是值得的。神把他放在監獄所完成的工作,遠比他在索非亞牧養一個教會能完成的工作,大太多了!共產黨逼迫信徒,把波牧師送進監獄,神卻讓他在巨大的犯人莊稼中,厚厚地豐收,得靈魂如得魚!神果然是全能的。在這場宗教逼迫的戰爭中,神贏得完全的勝利!波牧師完全體會神的心意,明白神的計劃,更感謝神揀選他作特別的器皿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