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我是富足的「窮寡婦」
第 1 頁, 共 1 頁
我是富足的「窮寡婦」

(原刊於2000年第12期)

李滿香



自從一九七二年離開台灣後,我並沒常回去,偶而回去,娘家的兄姊就會聚集一堂到餐館飽餐一頓話家常。

去年因為公婆身體欠安,後來公公過逝,我跑了三次國際機場,這次我建議娘家的人,不要再上餐廳了,應該作個家庭禮拜,感謝上帝的救恩,感激母親帶領我們認識神。

母親的信仰是我們兄弟姊妹的榜樣。印象中她一有空就讀聖經,她是沒上過學堂的舊式女人,但她會看白話文聖經。可惜,母親很少教導我聖經中的真理,她只是不斷的叮嚀我要禮拜,不要犯罪。

在我結婚以前,因為參加聖歌隊禮拜堂我跑得勤,至於母親最關心的不要犯罪,坦白說,我根本不是很清楚什麼是罪,我以為不要犯罪就是不要犯法。所以我的生活和一般沒信主的女孩沒兩樣。愛漂亮、愛看電影、愛看愛情小說,男朋友一個一個交,不喜歡的時候就把他「不是基督徒」拿出來當擋箭牌甩掉。後來愛上先夫時,明明知道他父親是廟的董事,我一點也不在意,兩樣的法碼,我應用得很漂亮。

現在我當然知道什麼是「罪」了。過去的我完全活在罪孽之中:「自我中心,我行我素,眼中不怕神,順著情慾過日子。」有時我想,如果先生沒有過世,我現在是何等光景?自高自大、驕傲自恃?每次想到這些可怕的可能性,我就非常感謝神讓我成為窮寡婦。

一個窮寡婦,如果生命沒被更新那才是真正的可憐。上帝憐憫我,垂聽我母親晝夜的代禱,給我機會,讓我真正的認識祂,打開我的靈眼看到自己的污穢,知道自己必須被拯救、被洗滌。

因為是窮寡婦才必須去服侍一對老夫婦,賺點微薄的錢貼補家用。在照顧老婦的同時,也陪伴他們每天看一小時的福音電視節目,因此神的道進入我的心中。福音真的是神的大能,祂藉著詩歌、短講和見證把我死灰的靈命給喚醒了。我幾乎每天都流著淚在看。起先老太太以為我在想念先夫,後來她知道是神在更新我的生命,開始牽手為我禱告。

我知道那時我被聖靈重生了,但我不知如何形容,就像耶穌在約翰福音三章對尼哥底母說的:「風隨著意思吹,你聽見風的響聲,卻不曉得從那裏來,往那裏去,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。」一個被聖靈重生的生命會有些現象,就像我們雖然看不到風,卻能看到被風吹動的景況一樣。

首先!我像初生的嬰孩渴慕靈奶,好在老夫婦家有很多屬靈的書,後來有機會就從使者協會訂購,再後來有《台福通訊》寄到手中,最後乾脆搬到加州加入台福教會。來到教會後也開始學習禱告,剛開始的時候結結巴巴,像剛學講話的孩子,但很多嘴,相信上帝最愛聽的就是真誠的兒語。另外一個現象是對罪敏感,以前是以自我為中心,現在知道耶穌是我的救主又是生命的主宰,一切以祂為中心,祂不喜悅的,我不能做。偶而被過犯所勝,那時內住的聖靈就會毫不客氣的站起來嚴加指責,除非我心甘情願的悔改順服,心中永遠也別想再得著平安。

去年在台灣與娘家的兄姊們作家庭禮拜時,發現他們也都渴慕真道,心中真是快慰,是母親撒播的種子,粒粒都長大成熟了。二姊夫有點擔心我這窮寡婦在美國怎麼過日子,其實我是非常富足的。詩人不是也說:「因祂使心裏渴慕的人能以知足,使心裏飢餓的人得飽美物嗎?」

(編按:作者為本刊作者群中最先出書者,目前於洛福教會聚會,任職病理化驗師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