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尋找
第 1 頁, 共 1 頁
芬玲頭一次坐遊輪,胸前掛著望遠鏡,整天搜尋鯨魚、海豚。第三天了,仍儘是藍天碧海,亳無所獲。吃中飯時,見隔桌的老先生用望遠鏡看窗外海面。芬玲跟著搜尋,連隻海鷗都看不見。和鈞朋吃完飯,見那人還拿望遠鏡,東張西望。芬玲好奇,便拉鈞朋一起過去,寒喧一陣後,問說:

「您在找什麼?」

「找答案。」

「哦…您在研究海洋生態?」

「不是。我在找一個太太給我的問題的答案。啊…我一定把你們弄糊塗了。」

「對了…您太太呢?回房休息了?」

「她永遠休息了…三個月前因癌症過世了!」

老先生說,太太六個月前意外發現癌症。他們每年坐遊輪,都由太太訂位,這次是一年前訂的。太太過世後,他替太太退位,發現太太只替他一人訂位。他完全確定太太並未預知得癌症,從此他便找遍任何地方,查遍任何事情,尋找線索。

「一年前,您太太有什麼異常嗎?」鈞朋愛看偵探小說,興致來了。

「回想起來,那是她最高興的日子。」

老先生說,太太是他的第二任妻子,是虔誠基督徒。可他對太太表明絕不上教堂,他和前妻生的三個子女也不願上教堂。太太對待三個子女好過於親生,辛苦栽培他們長大,是個好母親和妻子。

「本來,三個子女都很抵抗信仰,卻被太太感動,兩個接受主。一年前,正是最後一個也信主的時刻。」鈞朋聽後,興致全沒了,草草結束對話,催芬玲回房。

當晚,鈞朋發現芬玲時常沉思,連看秀也心不在焉。隔天午餐時,又碰到那老先生,依然拿望遠鏡,尋尋覓覓。芬玲硬拉鈞朋和老先生坐一起。

「想了一夜…我猜您太太一年前認為已完成最重要的事,覺得可以走了,有預感不久人世。」芬玲提出答案,老先生不解。

「我也是基督徒。信主以後,帶家人信主是我最重要的事。所以,我了解您太太的心情。但我也相信她是帶著遺憾走的。」老先生聞言,身軀微震,要芬玲快說。

「我已帶兩個兒子信主,剩下我先生不肯信主。我先生對我很好,我生活也很富裕,可我就是快樂不起來啊!」老先生愣了一陣,嘆口氣,紅著眼眶:

「我一直不信,我信主對太太有那麼大的意義。妳的情形跟我太太很像,由妳說出來,我…相信了。難怪,我會單獨坐這遊輪。謝謝你們…下船後,我會去教會。」說罷,將望遠鏡收入盒子裏。

當晚,換鈞朋時常沉思,連飯也吃不多。半夜,鈞朋開燈,坐在床邊,叫醒芬玲:「下船後,帶我去教會!」芬玲揉揉惺忪睡眼,要鈞朋再說一次。然後,倏地坐起。鈞朋嚴肅地說:

「我也一直不信,我信主對妳那麼重要。老先生、太太的事,說服了我。我想來想去,如果我信主對妳那麼重要,信仰…一定是無比重要的事。我要知道!」

「太好了!終於被我盼到這一天了!」芬玲高興地要跳起來,卻被鈞朋拉住:「有個條件!」鈞朋握住芬玲的手,深情凝視,看得芬玲一臉迷惑。

「如果我信主,妳不能棄我而去!」鈞朋幾近哽咽地說。芬玲愣了一陣才明白,撲嗤一笑:「你可真會聯想!放心!信主很喜樂滿足,在地如天。我會跟你快樂過活,守你到白頭偕老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