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歸真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李世宗



變色的婚姻



臥房一片黑暗。增曜躺在床上,全身僵硬,瞪著天花板。身邊的菊芳,鼾聲有如波浪,前仆後繼。增曜喃喃低語:

「這怎麼可能!」增曜已和菊芳吵架一小時,休息片刻。腦子沒停,拼命思索更惡毒的攻擊字眼。正要發動另一波攻勢,竟聽到菊芳鼾聲,離停止吵架才…三分鐘!吵了那麼激烈,增曜心裏沸騰翻滾,難以平靜。而菊芳竟迅速入睡,好像吵架是家常便飯。強烈的虛幻和荒謬感,在增曜體內流竄,令他不寒而慄。可開始時是為什麼吵呢?好像是……為了何時換汽車機油意見不同。不……上次吵架才是這原因!增曜弄不清楚,反正是芝麻小事!可是到後來,人身攻擊,翻舊帳,婆家、娘家全捲進來。俗話說:

「夫妻床頭吵,床尾和。」的確是。增曜和菊芳剛結婚那幾年,無論多大的事,吵後不久就恢復甜蜜。可現在無論多小的事,都吵得天塌地陷。每次以擦傷開始,以剌傷結束……

「我怎會嫁你這種人!」連這樣不留餘地的話也講出來。

「那種人?我有好工作、好待遇,無不良嗜好,更沒有其他女人!」增曜每次都這樣頂回去……

增曜在洛杉磯一家貿易公司任經理,業績好,很受器重。熊腰虎背,嘴上八字鬍和頭上濃髮相呼應,威風凜凜。作風強勢,屬下表現不佳就炒魷魚。部屬都敬畏、奉承他。幾年內快速從組長升到經理,是總經理的熱門人選。財產直線上升,每兩年換更大的房子,下個目標是依山臨海的大房子!可回到家裏,菊芳立即盯住他,用放大鏡檢視他的一舉一動。祇要稍有疏忽,例如車子停歪了,洗臉台沾水沒擦乾,菊芳便斥責他,更不忘批評他個性,論斷他品格。增曜明白,就算他升任公司總裁,富可敵國,回家後就變成一無是處,隨時隨地挨罵。增曜屢次向菊芳交涉,菊芳我行我素。

「我娶錯人!」增曜常在心裏罵菊芳。可他說不出口……當初結婚時,他向任何人都得意地說:

「我和菊芳天造地設、相逢恨晚。我確定她是我肋骨!」



曾經生死相守



增曜和菊芳在台北時同教會,但不熟悉。有次退修會的下午,兩人都沒參加團體活動,溜到海邊。在海闊天空處不期而遇的喜悅,使友誼自然開展。兩人踩著沙灘留下腳印,再看海浪淹沒夷平。撩起褲管,讓海浪湧上小腿,剎那的冰涼激起驚叫和歡笑。坐在岸邊的石頭上,天南地北聊不完,話真投機千句少。不覺間,潮湧潮退無數,夕陽灑下的光線從金黃轉為殷紅。回到營區,街燈微弱,薄霧略懸。增曜握著菊芳的手道別,望著菊芳清秀姣好的臉蛋,兩眼蘊藏千萬溫柔,詮釋她美麗無疵的靈魂。啊!正是眾裏尋她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。

他們有好多相同愛好,攝影、讀張愛玲的書……。感情像迸出東邊的朝陽,迅速升溫。一年後,在餐廳朦朧的燭光中,增曜向菊芳求婚。不料,菊芳默然無語。增曜追問,菊芳纔神情悠淒地說:

「我不能……我有慢性肝炎,會傳染的。」

「這我清楚……就為這事嗎?」增曜想了片刻,突然握起桌上菊芳喝了一半的水杯,將剩餘一半喝光。把水杯放回菊芳面前,從容地用紙巾擦乾嘴,向菊芳輕鬆微笑: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