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日學在教會變遷中的角色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曾慶華

從歷史的觀點來看,主日學是經過長期政治、社會、經濟等諸多糾纏下的實驗產品。它帶著時代的悲劇,也展現了時代的演進;因此,我們可以從關注主日學的時代脈動中,窺視未來主日學可能的發展。或許,因著你的關懷,可以展開一道時代的洪流、開創時代的先河。



一位平信徒的慈心

工業革命之後,英國的社會形成了富者越富、貧者越貧,兩極化的現象;社會中低下階層人民的生活,非常困苦;兒童、婦女們為了家計,都出外打工,形成了許多的童工、女工,造成了大量的文盲人口。當時,在英國格羅斯特(Glouester)有一位平信徒瑞克斯(Robert Raikes, 1735-1811), 鑒於社會不公平的現象,為了讓失學的兒童,有識字、讀書的機會,便於1780年創辦了主日學。

瑞克斯以算術(arithmetic)、讀(reading)、寫(writing)三個原則,來教導一群失去上學機會的兒童。這個階段的主日學目的,是給那些失學的童工們一個就學、識字的機會。

當時的主日學老師,是接受薪水而工作的。童工們在一週唯一主日休息的那天,來到教會,除了參加崇拜儀式外,多出的時間用來識字,學習一些簡單的算術,以備日常生活上的需要。

因為,瑞克斯本身是《格羅斯特報》(Gloucester Journal)的負責人,他常常在報紙上,大力鼓吹主日學教育,受到全英國宗教界的注視與關心,同時得到衛斯理教派與非英國國教派的支持。到了1785年,英國倫敦成立了「全國促進主日學協會」。

此時,主日學的風潮,在全英國境內如火如荼地展開。主日學以教會所在地作為教育的場所,但卻不教導基督教的教義與規範,而推行兒童的普及教育,阻礙了教會正常的發展與工作,加上教師們是受薪人員,更增加了教會的負擔,因此,引來一些教牧人員的反對。於是,主日學漸漸形成另一種趨勢:增加基督教方面的課程,老師們也由受薪,改為以平信徒為主的志願工作者。

就初期主日學實況而言,我們只有一個簡單的結論:「初期的主日學是平信徒慈心的工作。」



政教分離的主日學

新大陸的發現,對當時的歐洲人而言,是一個冒險的天堂,也是一個世外桃源。因此,大批基督徒來到美洲大地,份子複雜、生活散漫,加上當時理性主義思潮的高漲,造成靈命非常低落,這種混亂的局面,激起了基督徒對靈命與生活的反省,於1726年開始了大覺醒運動(Great Awakening),造成了北美基督徒的大復興。同時,也引發人民對宗教自由的反思,主張取消「國教」。因而,引發了與英國政府的摩擦,掀起了美國獨立戰爭。

主日學就在這樣的背景下,隨著新移民到了美國,在殖民地時代,擔負起對兒童的教育工作。1791年,在美國費城曾經召開過類似全國性的主日學大會;1817年,超越各宗派的「美國主日學聯盟」(American Sunday School Union)成立;1872年,美國的萬國同一課程,明文規定主日學中兒童與成人的課程。可見,主日學在新大陸受到了社會大眾的重視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