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熱鬧的教會、荒涼的主日學
第 1 頁, 共 1 頁
作者:羅新

  今天早上八點半的成人主日學,是開課以來最慘的一次,只有我和牧師兩人大眼對小眼。我們讀創世記十八章,亞伯拉罕迎著三位天使……他仍舊站在耶和華面前……他為所多瑪城代求至十個義人的數目……。教會的幹事、長執、小組長和神學實習生走過來走過去,只留下腳步聲在課室外流盪。

  來到這教會一年多,見全教會祭壇荒涼,神的話語稀少。教堂內設有收費的舞蹈教室、兒童課輔教室和美語班,卻沒有查經班,也沒也禱告室。同樣是超過五十年的教會,之前在台北的教會每週有好多主日學及查經班,往往都是數百人上課,難怪一間命名「靈糧」的教會已有兩萬名會友、分堂一百八十間。然而,我眼前這教會的硬體反成了鳴的鑼、響的鈸,像是給外人辦活動用的。

 《傳揚》2008年一月號刊出〈為什麼要有主日學?〉,文中提到,「主日學是要幫助我們明白神的旨意,造就我們,配得在神的國度裡與基督一起掌權。」但我們的敬拜團成員不參加禱告會,也不參加主日學;十點主日崇拜開始時,大部分人都沒到,所謂「敬拜讚美」是用來等人姍姍來遲。

  藉著我們夫婦一年禱告催生出來的成人主日學,三個多月下來,只有麥子小組的部份成員來參加,好幾次只有兩三個人;其他七、八個小組進進出出不當一回事。司會的長執雖然把教會週報的成人主日學課程念一遍,他們卻從來不重視,也不上課。八點半的「靈糧」沒有幾人想吃,但十二點的午餐愛筵卻擠了百人,三菜一湯加兩大鍋白飯,往往掃得精光。

  教堂沒有神的話(查經班、主日學)和神的靈(禱告會),反變成一個空洞的建築、一個活動中心、一個打牙祭的飯館。長執主導睦鄰活動,辦歌唱會(外請樂團)、舞蹈發表會(非洲舞、爵士舞、街舞)、大型餐會(賣餐券)……,就像中東的和談會議一樣,缺少了和平之君耶穌,耶路撒冷永遠沒有平安。缺少了聖經和聖靈,教堂內一切的人為活動、佈置、裝潢,以及吃吃喝喝,說穿了,連外面的俱樂部都不如。

  猶大王約雅敬可以燒毀第一卷書,眾多假先知可以一再擊打耶利米,哀哭的先知三次眼睜睜地看著聖城被擄被燬……。但是,我實在不願意眼睜睜看著一間起初是以弗所的教會,逐漸失去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