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母親的眼睛
第 1 頁, 共 2 頁


李滿香



教會一位年長的姊妹一天忽然問我當祖母了沒?我很不好意思地說:「應該可以當了,可惜還沒有。她又說:「妳如果當祖母,一定是很「古錐」的阿媽。」可能因為我那天穿了一件人家的女兒不想再穿的洋裝吧。

俗話說:「丈母娘看女婿,愈看愈得意。」當了祖母的人都說,阿媽的眼睛和母親的眼睛是不一樣的,同樣的小孩子,阿媽看起來就是那麼可愛有趣,不知甚麼時候,我才有這樣的福氣?



遺憾的眼睛

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當我第一眼看到我的兒子時的那份驚訝(參「主恩滿徑」一書中「寫給心靈創傷的母親們」一篇/編按:作者兒子出生後需做嘴部整型術),後來我幾乎常常用遺憾、無奈、可憐的眼睛在看他,也許我就是用這樣的眼睛在看著他長大,難怪他渾身不自在。

兒子當然也很清楚,他不是一個十全十美的男子漢,要在這個重外表的社會裡爭一席之地,他必須加倍的努力。從他第一次堅持要買能在女孩子面前顯耀的那種60年代的跑車就知道他想用外在的甚麼來加添他的籌碼,可惜那輛跑車除了賠盡了他所有打工賺來的錢外,並沒有為他增添甚麼榮耀,大概那也是後來他下定決心,要讀個甚麼名堂出來吧!



找不到工作

老天不負苦心人,三年的寒窗,兒子終於成為加州有牌照的律師了。(從此母親和兒子就快快樂樂地過一生!?)非常奇怪,我不但不快樂,反而經歷了一段痛心疾首的心路歷程。

說來又是我這雙母親的眼睛在作怪,因為從一開始我就不看好他是當律師的料,因為我認為當律師的,第一要一表人才,第二要能言善道,第三要靈巧像蛇,而他甚麼都不是,我還在擔心,萬一他找不到工作,那他借的那一大筆債怎麼辦?

就像我所擔心的,他在找工作上的確屢戰屢敗,一個月過去了,半年過去了,一年看著就要到來,他卻在家裡呆著,我沉不住氣,開始到處打聽請人幫忙,但兒子總是那一句話,他不能在中國人的圈子裡做事,因為他聽不懂。

有一天我急了,跑到對街的Pizza店幫他拿了一份工作申請表回來,並且向他曉以大義:「在小事上忠心的人,上帝就會把大事交在他的手中。」



為面子說謊

其實兒子找不到工作對我打擊最大的不是擔心他而已,而是我的面子問題,好心人很多,卻變成我無形的壓力,(當然我必須感謝真心關心我們為我們代禱的勇士們。)

一天在上班的地方,遇到一位小時候與兒子一起玩過的年青人,他已經在我上班醫院當實習醫師,他是一個非常虔誠又有愛心的青年,當他問起我兒子的工作情況時,剛好有一位同事就在身邊,而我最不希望她知道我兒子的事情,所以我很含糊的對他說:「已經在一個小小的律師樓上班了。」

他聽了非常高興,我知道他是真心的,但我的心卻掉到地獄裡去了。

那天我沒辦法繼續上班,請了假提早回家,一路上哭哭啼啼的,恨惡自己到了極點,面子這麼重要嗎?重要到必須講謊話嗎?一方面自責,一方面也非常生氣,忽然,我很大聲地對上帝說:「請讓這句謊言變成預言吧!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