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從第二代青少年事工看信仰傳承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Daniel Chou 著 鍾佳怡 譯English Version

我是南加大(USC)四年級學生,目前在洛杉磯台福教會英文堂擔任青少年輔導。接受成為輔導的呼召,對我並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但神引導我的心,並且告訴我,要讓教會弟兄姊妹的價值觀更合乎神的價值觀,唯一的方式是從年輕人著手。我需要教導他們,為他們立下穩固的基礎,並且建造他們,如此下一代才能有更好的裝備,來面對當前的任務。



「後見之明」

我父母是在洛福聚會時相識的,他們一起擔任國中輔導,最終結為夫婦。之後,搬到馬利蘭州。在那裡,我和妹妹相繼出生。我高中畢業前,我們一直是華府台福的一份子。

記得上大學前的暑假,我父母和他們的老友蔡宏嘉(David Tsai)牧師談天──蔡牧師在華府台福服事時也是我的輔導。印象中那次談話裡,蔡牧師說:「等你到洛福英文堂後,第一年我希望你什麼都不要做,但是從第二年開始,我要你當青少年的輔導。」

在他說那句話之前,我們還聊得很愉快;但一下子我不安了。我認為自己在高中已經擔任敬拜團團長,在服事上付出了許多;上了大學,希望是自己成長的時候。何況,誰想服事12-14歲階段的孩子呀!他們愛吵、愛鬧、不成熟、怪里怪氣、而且不是很……聰明。到如今我還是不曉得蔡牧師的那句話,究竟只是開玩笑,還是聖靈很清楚地感動他。但在大二那年的11月,我開始參與了青少年事工。

這段過程有很多巧合。沒錯,我父母在大學時代也是青少年輔導;沒錯,蔡牧師也的確很神奇地「預言」了我在洛福英文堂的服事。但我知道這些不只是巧合──所有事情的發生,都有一個特別的目的。或許需要從不同的角度、更深層地來回顧這一切。



「什麼都知道」的主日學小孩

高中之前的主日學,對我來說並不是很有趣。我是那種討人厭的「什麼都知道」型學生,每次都搶著喊出答案,讓別人沒有機會回答。老師們常常很掙扎,既然我答對了,他們到底應該處罰我,還是獎勵我?

他們之所以陷入這樣的兩難,該怪誰呢?怪我可以背出所有的聖經故事?怪我父母把聖經當作我的床邊故事?我就像現今教會裡,典型從小長在基督徒家庭的小孩;在我們的國中團契裡,一大堆孩子都是這樣的背景。他們知道所有「正確答案」,其父母也曾諄諄叮嚀、細心教導如何分辨是非對錯。但是,為什麼有那麼多孩子經過教會的系統,卻還不能明白耶穌基督的救贖恩典?

我十二歲決定跟隨耶穌時,所有一切都改變了。事實上,我認識多少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些知識如何影響我的生命和行事為人。然而,許多孩子把塞給他們的主日學內容轉為「知識」後,卻無法達到這樣的領悟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