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向點傳師傳福音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林錦昔



車城是台灣最南端一個靠海的漁村,也是我的家鄉。她民風淳樸,鄉民待人和善,大家汲汲營營為生計奔波勞碌。此地每年九月至隔年二月,落山風呼呼作響彷彿群獸怒吼,飛沙走石,濁浪排空;風平浪靜之後,山水依舊秀麗寧謐。其餘的日子,海風徐徐,火傘高張,氣候酷熱。漁村有座福安宮是全省最大的土地公廟,香火鼎盛,遊人如織;而這裡只有兩間微弱的教會如同夜空中閃爍的星星,肩負著福音的使命。

我的父親是一貫道信徒,常戴著老花眼鏡,在如豆的燈下,埋首鑽研儒道經典,特別是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、《老子》、《莊子》,還有不少道教、佛教書籍。二年前他取得「一貫道點傳師」資格,常到各地宣傳一貫道。

我對他靈魂的得救一直有深切的負擔,不斷地為父親禱告,求主給他柔軟的心,為他預備屬靈的環境;同時邀請牧師、傳道人向他傳福音,但他聲若洪鐘、雄辯滔滔,無人可抵擋。要帶他信主有一個極大的挑戰,就是要先重新培養親子關係,因為父親與子女長期的隔閡、冷漠、缺少互動。我心中有莫名的恐懼,但為了福音,除了禱告,還要學習表達善意。有一次,我鼓起勇氣,拿著五色福音小冊(黃色,代表天堂的榮耀;黑色代表人心的黑暗、罪惡;紅色,代表耶穌的寶血,神的救贖;白色,代表罪得赦免、潔淨;綠色,代表新生命的平安喜樂)向他傳福音,他竟然凝神諦聽,並破天荒去教會參加主日敬拜。雖只去一次,卻讓我至為驚訝!

2008年4月,我向我的朋友徐傳道分享要帶領父親信主的負擔,她表示主若許可,她會去向我父親傳福音。我為這事仰望神,後來確定徐傳道2008年10月將從美國來台灣,我就禁食禱告。神用「我必在你前面行,我必打破銅門,砍斷鐵閂。」(賽四十五2)「我的心啊!你當默默無聲,專等候神,因為我的盼望是從祂而來。」(詩六十二5)的經文使我的心大得鼓舞。徐傳道感到靈裡的爭戰很大,我們就一起禁食禱告,懇切祈求神施恩的手扶持、幫助、作工在父親身上。

12月1日,我們帶著使命踏上征途。從中部驅車南下,沿路不停禱告。中午抵達故鄉,在家附近匆忙用餐。若母親還在,以她絕佳的手藝,必為我們預備滿桌佳餚,思母之情油然而生!然而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,心中百感交集。

十二點半,踏進家門,與父親閒話家常後,徐傳道切入福音主題,我在一旁默禱。徐傳道首先提到神的創造,父親面帶微笑,時而點頭,並作適當回應。當我們講到耶穌是獨一的神、唯一的拯救時,父親說:「這宇宙只有一位神,就是耶穌基督。我們只有信靠祂,才能得救。」徐傳道就一直稱讚他說:「阿伯,你是有智慧的人,你說得很對。」

談到人都有罪,需要神的拯救,父親也認同,說:「每個人心裡都有污穢、不潔淨的地方,沒有神的赦免,罪是除不掉的。」徐傳道說:「阿伯,我看你很明白我講的真理,你要接受耶穌作你個人的救主嗎?」父親低頭沉思、猶豫,然後說:「我心裡相信就好,不需要開口禱告,我相信也可以得救。」徐傳道說:「父親生病了,跟兒子說:『給我倒一杯水來。』兒子回答:『不,你要喝柳橙汁比較營養。』就遞給父親一杯柳橙汁,你想這位父親會高興嗎?聖經說,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,心裡信神叫祂從死裡復活,就必得救。我們要依照神的方法,才能得救。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