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那場急雨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李世宗



桐悅在神學院進修,「教會實習」是必修課程。桐悅到洛杉磯某教會實習,牧師指派他帶張先生信主。桐悅對張先生印象深刻。張先生的媳婦鈴梧是基督徒,很希望公公也能信主,常邀請張先生來教會。張先生年過七十,臉面幽黑、皺紋遍佈。第一次來教會時穿列寧裝,不理人,桐悅隱約嗅到無神論的味道。桐悅還沒有對這類背景的人傳褔音的經驗,覺得要帶領張先生信主將是困難的任務。

   

不受歡迎

張先生只有偶而來教會,桐悅提議到他家替他上基要真理課。張先生不肯,鈴梧卻很贊成,張先生拗不過媳婦懇求才勉強答應。桐悅頭一次到張先生家上課,照約定時間在門外按了一陣電鈴,沒人應門,吃了閉門羹。

「我家電鈴壞了!」桐悅打電話給張先生再約時間,張先生若無其事,連句抱歉都沒說。桐悅記得,那天雖站門外,卻很清楚聽到門內的電鈴聲。

桐悅再次造訪,順利進門。第一課上完,張先生沒發問題,只安靜聽課,表情冰冷。鈴梧倒很熱心,切水果、送茶水。桐悅出門時,張先生的二兒子席亞正巧回家。初秋的天氣,晴朗溫暖。席亞卻身穿厚重的雪衣,腳著粗重的鞋子,好像寒流壓境。方臉上的小眼,陰晦無光。桐悅要和席亞握手,席亞沒理會,懶得看桐悅一眼,逕自入房。桐悅感覺席亞的敵意,渾身不寒而慄。

「他剛下班,累了!」鈴梧尷尬地陪著笑臉。桐悅聽牧師提過席亞。席亞是基督徒,但已有好幾年沒到教會,牧師屢次邀請都不來。

基要真理課共六課,桐悅每週二晚上八點去上課。上第二課,鈴梧不在家,剛開始上課,席亞從房裡走到客廳,沒跟桐悅打招呼,把其他燈全關了,只剩下桌上昏暗的小燈,然後回房,用力帶上房門。碰的一聲,讓桐悅全身觸電般震動。張先生沒反應,似乎默許席亞的無禮。桐悅感覺張先生家弔詭怪異,他很不受歡迎,似乎對張家做錯什麼大事,心中不是滋味、暗地叫苦。

   

情況改變了

第三次上課那天,整日刮大風,天色昏暗。桐悅到張先生家時,突然傾盆大雨。桐悅沒帶傘,站在門外按了幾次電鈴,張先生才開門,桐悅已淋成落湯雞。張先生拿條毛巾讓桐悅擦乾頭和手,但桐悅衣服都濕了,上課時直打噴嚏。

「要不要回家休息?」課上到一半,張先生問。

「上完課再走。」桐悅說罷,又打了噴嚏,身體跟著抖了幾下。席亞剛好到客廳,聽到兩人對話,注視桐悅片刻才回房。

桐悅那天回家得重感冒,在家躺了一星期。向張先生請假,第四課延後一週,張先生才知桐悅生病了。

桐悅來上第四課,剛按門鈴,張先生就開門,臉上掛著笑容。上課中常提出問題,和桐悅討論,對課堂內容產生興趣,和以前判若兩人。

上第五課,席亞從房裡走到客廳,把所有燈全開了。

「這樣比較亮。」席亞對桐悅說。下課後,席亞端出熱包子,主動和桐悅交談,關係很快拉近。桐悅發現席亞很健談,並非怪人。週末,桐悅在教會遇見鈴梧,鈴梧說張先生和席亞都被桐悅的傳道熱心感動,以後很歡迎桐悅到他家。桐悅心想,淋那場雨、生那場病還真值得,對張先生的努力就快有好結果了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