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閱讀是信仰的力量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張大虹



西坡的奧古斯丁影響基督教神學一千六百年,他怎麼有那麼大的能耐?關鍵就是:屬靈的閱讀。年輕的奧古斯丁,原是放蕩不羈的老師,悠遊希羅哲學,過著縱慾的生活。在母親莫妮卡長年的代禱下,奧古斯丁的心靈逐漸在空虛中尋求答案。他想靠著自己的修養來過個有道德的生活,卻屢屢失敗。有一天他在院子徘徊,正覺痛苦不堪,忽聞牆外兒童嬉鬧聲,小孩唱著:「拿起來讀,拿起來讀」,這時石桌上正好擺著聖經,他拿起來,翻到的正好是羅馬書十三章13-14節:「行事為人要端正,好像行在白晝。不可荒宴醉酒,不可好色邪蕩,不可爭競嫉妒;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,不要為肉體安排,去放縱私慾。」他藉著屬靈的閱讀,遇見了上帝,展開了千古神學之旅。



誦讀聖言與屬靈閱讀

從屬靈閱讀的濫觴來看,原四世紀修道院的「誦讀聖言」(Lectio Divina)是藉著閱讀聖經、默想聖經、用經文禱告、觀看世界及體驗經文等過程,來聽上帝的聲音,並回應上帝的指引。這是閱讀聖經的方式之一。印刷術發明之前,西方抄寫的書籍不多,主要就是聖經。我想,聖經被稱為「The Book」,大概是說,只要說到書,就是指聖經吧!到了後世,書漸漸多了,閱讀,就不單是聖經。如今,我們閱讀與基督教信仰相關的書,也可用誦讀聖言的方式,成為我們的屬靈閱讀。

屬靈閱讀與誦讀聖言一樣,都是為了與上帝相遇。屬靈閱讀雖不是讀聖經聖言的本身,卻是讀聖徒們的所思所言,某種程度來說,就是聖徒相通。正確的屬靈閱讀,同樣讓我們認識上帝,經歷上帝,靈命長進,榮神益人。因此,屬靈閱讀本身也成為靈修的一部分,可成為我們操練敬虔的一種方式。誦讀聖言,我們會選擇聖經的語言及版本,同樣,屬靈閱讀也必須有所選擇,不然真是汗牛充棟,「著書多,沒有窮盡;讀書多,身體疲倦。」(箴十二12)聽屬靈前輩的介紹或看著述內的參考書目,不失為較好的方法。



堅定信仰

兩年前,同事在看一本瑪莉蓮‧羅賓森(Marilynne Robinson)的《管家》,我借來看後,覺得寫得很好,就找到作者的另一本著作《遺愛基列》(Gilead)。這部小說描述一位七十七歲的牧師寫信給他七歲的兒子,整本書就是一封信。令我動容之處,在於老牧師對兒子的愛,怕自己見不到兒子成長,就寫了這信,我想到自己對小孩的關係,感受到這位父親的心靈。或者反過來,這位父親愛子的殷切,觸動了我的愛子感情。這本書幾乎都在講基督信仰,當然是因這父親的牧師角色。對上帝恩典的信仰,是牧師可以留給兒子的最佳遺產。

閱讀《遺愛基列》,引起我許多信仰認識及省思,但因他不時提起費爾巴哈的《基督教的本質》,於是我又重新拿出這本書來讀。讀的時候,真像在礦坑中採礦,一鋤鋤挖掘的都是堅硬的石頭,但採下來的礦石,卻如金銀寶玉。費爾巴哈被歸入人本學派的神學觀點,或許不見容於某些神學家;但其真誠面對信仰的邏輯思辨,卻堅定了我自己對神的信仰,對外在環境知所應對。這兩本書串在一起,讓我看到屬靈閱讀的益處及重要性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