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小蕙的一天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李世宗



六點。小蕙掙扎下床。小兒小德嫌學校餐廳菜難吃,指定午餐帶壽司。小蕙蒸飯、切料、包好壽司已七點。小德剛醒,匆匆下樓,抓了餐包上學。老公振倫也是七點上班,他五點半就已起床,關在書房讀經、禱告,像個修道院修士作早課,然後怕沾染世俗似的,繞過廚房,一溜煙上班去了。

七點半。大兒大德房門關著,鬧鐘急促的嗶嗶聲已響了五分鐘,他卻仍在睡。小蕙叫了數次仍不醒,用濕毛巾敷在他臉上才醒來,衝出家門直奔學校。

八點。兩個嬰兒上門,一個半歲,一個兩歲。看顧小孩是小蕙的工作。兩歲的已能走路,隨時黏著小蕙,每當她照顧半歲的嬰兒吃奶、換尿片,兩歲的便搗亂,抱她的腿尖聲怪叫。她去哄兩歲的,半歲的便哭鬧,讓她顧此失彼。小蕙能應付這工作,因她已做了十年,但經常喊累。十年前,小蕙在外工作的收入,付完兒子們的安親班費用後,已所剩無幾。便辭去工作,照顧兩兒子,同時也照顧別人的孩子,賺錢補貼家用。如今兒子都已長大,不必再照顧別人孩子,可是振倫卻不讓她停下。

振倫支持女權主義,認同女人有權在工作上與男人平等。這觀念應用到小蕙,就變成「養家是夫婦共同的職責」,成了小蕙的義務。振倫薪水尚可,並非一定需要小蕙的收入,卻說大德學費高昂,小蕙只好繼續工作。帶兩嬰兒不難,可是那只是小蕙工作的一半。

二點半。小蕙去接兩個小學生來家中課後輔導,兩人合不來,常吵架甚至打架,小蕙得緊盯著作功課。兩小學生鬧得嬰兒不能睡覺,哭鬧不斷,小蕙同時應付四個小孩,手忙腳亂。四點鐘,供應小孩點心的時間到了,最需要有人幫忙了。這時,振倫下班,小蕙求救。

「我上班九小時,工作繁重,回到家總可以休息吧?」振倫理直氣壯,對小蕙的困境視而不見。換了輕便運動服,配上隨身聽,戴上耳機、墨鏡,出外跑步。

五點。家長來接小孩。每個家長問長問短,想知道孩子整天怎麼過的,小蕙給他們個別簡報。終於送走最後一個家長,已六點了。



要賺錢又要理家

小蕙總算舒了口氣,剛坐下開始打盹,兩兒子陸續回家,異口同聲說:「好餓啊!」

這話叫得小蕙魂飛魄散,睡意全消!「煮飯」是小蕙的最怕,每天都面臨「今天要煮什麼菜?」的難題,變來變去,總是那幾樣。尤其,每人口味各異,有人不吃魚,有人不吃蔬菜,只好每晚煮四樣菜,耗工費時。每次還沒煮完,振倫就來巡視廚房,眼睛時而盯著鍋裡的菜、皺眉輕嘆,時而盯著牆上的鐘、滿臉不耐,讓小蕙倍感壓力,愈煮愈緊張。終於,飯菜上桌,全家坐定。開動後,振倫拿起報紙,邊吃邊看。雖是振倫的習慣,小蕙仍不高興地說:

「白天各忙各的,好不容易晚飯全家聚在一起,該是交談時間。我最討厭,我要跟人講話時,那人在看報紙!」

振倫不以為然:「我最討厭的事就是:我看報紙時,有人要跟我講話!」

振倫成了壞榜樣。大德端菜離桌到起居室,打開電視看美式足球。小德拿菜回房,看日本卡通劇。小蕙呆坐著,孤單襲上心頭,泫然欲泣,嘴裡的菜都失去味道了……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