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神的恩典夠我用:一個多重殘障兒母親的見證
第 1 頁, 共 3 頁
神的恩典夠我用:一個多重殘障兒母親的見證
作者:賀重重口述 黃彥琳整理





楔子

上帝賜給她兩個發展極端不同的兒子:一個從小完全不要人操心,一個生活起居需要人代理。她兩個都愛,無法分出愛誰多一點或關心誰少一點;也很難說,誰帶給她較多的欣慰,因為兩個孩子在神的恩典下,都有讓她感到欣慰之處。

在多重殘障兒28歲前夕,她親口述說神的恩典……



生老大得信心

二十多歲時,我嫁入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家庭,受洗成為基督徒。那時我對信仰懵懵懂懂的,因為公公張樹武先生是台北和平教會長老,所以我受洗成基督徒似乎是「理所當然」的事。

婚後,外子張志石即來美國留學,一年後我才來,不久就去學校的餐廳打工賺取生活費。兩年後我懷孕了,預產期是11月底。那年暑假外子轉到喬治亞州立大學讀研究所,我們搬到人生地不熟的大學城,環境變遷讓我感到十分惶恐。我們還在煩惱孩子生下後,除了學費又多了一筆開銷時,就在破水的前一天傍晚,外子突然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,說他獲得全額獎學金,每月有350元獎學金,學費全免,多奇妙的事呀!開學才剛兩個月,我們居然獲得全額獎學金!

直到那一刻,我才開始有信心,知道神一直都在照顧我們,凡事都會預備,供應我們的需要,因此老大就叫「重信」。那是1977年11月20日,也是我來美國的第三年。

外子還在唸書時,夫家在維吉尼亞州幫我頂下一家三明治店,我先搬去跟大姑住,經營小店,兒子則留在大學城由公婆照顧。一年後外子研究所畢業,在維吉尼亞找到電腦程式的工作,我們全家終於團聚了,但我每天早出晚歸,老大完全給同住的公婆照顧。

老大從小跟著爺爺讀(聖)經識字,尚未就學就跟著爺爺學會背經句。有一次他犯錯,我拿了小棍子要修理他,他邊跑邊說:「你的杖,你的竿都安慰我。」叫我啼笑皆非。

沒想到七年後生老二,卻是完全不同的故事。



與死神掙扎的老二

懷老二之前,我曾無意中流過一次產,經過調養後,在我們的期待下懷了老二。

那是1983年,我每天早上大約9點出門開店,晚上10點半以後才回到家,每天都很忙碌。懷孕六個月(24週),還沒換上孕婦裝,有一天回家時覺得特別累。早上五點半,羊水破了,我立即去看醫生,他說那不是羊水,應該沒什麼大礙,教我不要太緊張。沒想到隔天清晨五點鐘開始陣痛,醫生告訴我胎兒很小,出生後恐怕存活率不高。沒想到他掙扎著活了下來,體重只有一磅半,實在太小,在保溫箱裡住了五個半月。

早產兒會碰到的問題,他都有。心臟發育不良,兩週大就動心臟手術;肺功能無法自己運轉,需仰賴機器把氧氣輸入體內。此外,每兩小時抽一次血(檢查氧氣濃度),每兩天輸一次血,每五天打一次白色的油脂(lipid)……,他肉體上受盡折磨,我每次去醫院探望他都心如刀割。

老二重恩三個月時,醫生宣布他的視網膜已萎縮剝離,我的心全揪在一起,那一刻,我才體會什麼叫「心痛」!我很不明白,神為什麼讓這樣的事發生?他為什麼早產?為什麼殘障?為什麼弱智?神的旨意是什麼?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