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教會文宣對世界的回應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施瑋



  

從教會文宣事工的角度看,文化使命和福音使命並非二選一的問題,甚至也不是不可分離的二個相關使命,其實是一個使命!因為信仰文化的核心就是福音,而福音的表現與傳遞是文化性的。教會文宣的對象是世界上的人,教會文宣的領域是世界,教會文宣使用的媒介也是這個世界流行的,因此,教會文宣必須對世界有所回應,而非躲在四牆內自說自話。

讓基督教文化成為中國文化中的主流思想,體現出基督教思想對社會的領導力,是教會在現世代的重要使命之一。這不僅僅是華人教會的使命,也是普世教會的使命,其意義不僅對中國人、中國文化,更是對現今、甚至未來的世界文化,都具有重大的、不可疏忽的意義。這也不僅僅是宣教的議題,更是教會和國度建設的議題。

如何讓基督教文化成為中國文化中的主流思想?如何讓基督教思想藉著改變中國民眾的世界觀而實現其領導力?福音文化化,還是文化福音化?信仰藉著文化影響民眾的世界觀?還是信仰藉著改變人的世界觀而影響文化?兩者之間既有張力,又互為依托。



教會文宣面臨新的環境

「教會為宣教而立,就像火焰為燃燒而存。」(註)在當代的宣教理念中,宣教不是教會眾多事工中的一項對外的事工,而是教會存在的本質。而對於華人教會來說,由於中國文化是外邦文化,建立在其中的教會,其宣教事工就更具有對內、對外的雙重意義。特別是在中國文化處境中教會文宣事工,就不應僅是以帶幾個歸信的人進入教會為指標,而應以改變文化土壤為目的,因為無論是非信徒還是信徒,都不可避免地生活在文化中。

目前,教會對文字宣教的認識、態度、投入、策略,與整個現代社會中文字的作用和傳播方式都有很大程度的偏差。

造成偏差的原因之一,是中國和海外的華人教會中,文字宣教的模式仍然受到早期宣教士文化的影響。在中國的西方傳教士由於時代、地域和語言的差別,而造成一些文字宣教中的缺失,竟然在二百年後,仍成為一種難以突破的教會文宣認識及模式。而今日的社會已經成為地球村時代,是一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,媒體傳播空前多元化、高速化,世界文化中心從西方的一元化,到多元化。中國的文宣事工,已經逐漸轉為以華人教會、華人基督徒為主要承擔者。因此,今日中國的文宣模式,不再以原西方宣教士和教會為主要承擔者的M3異地異文化的宣教;而轉為以M1(同地同文化)華語地區的中國教會宣教為主的,以及M2(異地同文化)的海外華人教會的宣教。而對於中國,這塊最大的中國文化本土上的教會,其宣教挑戰不僅僅是M1,更有M0(對教會內)。因為,整個文化土壤的世俗化、非基督化,也造成了信徒信仰的混雜。

造成偏差的原因之二,是中國教會傳統中的神學理念:屬靈與屬世、靈魂與肉體的對立和割裂。認為宣教就是宣講神的道,救一個個靈魂歸主,進入教會這個「靈魂方舟」;而文化是屬世界、屬魔鬼的,是全然敗壞的,無可救藥的。甚至因此形成了一個觀點,基督徒要遠離世界、遠離文化、遠離知識的「反知反智」傾向,主動放棄了在這個世上作鹽、作光,成為神話語的「管道」,這樣一個為福音「爭戰、得地」的使命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