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重現的春天
第 1 頁, 共 4 頁
作者:李世宗





誌寬是祥合工程公司設計部經理,負責南台灣輝鴻工業區建設專案。因人手不夠,從各分公司徵調人員來支援。純音志願請調,向誌寬報到。誌寬愣愣地坐在椅上,目不轉睛地望著純音,整個人如被凍結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「經理……我的人事資料有問題嗎?」純音被盯得靦腆,低頭輕問。

「噢……不,沒問題。」初次見面如此失態,誌寬很窘。純音二十六歲,紅衫白裙,清新雅緻。像個卸妝的玉女明星,潔淨無偽的美,更勝濃妝後的豔麗,令男人覺得不配擁有她而黯然傷感。但誌寬被吸引非因她的美貌。

「竟有如此像的人!」當晚誌寬翻出相簿,把腦中純音形貌和秀雪照片作比較,驚呼不可思議!若非聲音不同,誌寬真以為純音就是秀雪。

純音聰明伶俐、主動積極,佷快融入業務。三個月後,某日來見誌寬:

「工業區道路規劃的第三方案,雖然最貴,但長期利益最大。我們應該說服業主。」誌寬聽過純音的分析,特地與業主開會,由純音主講。她簡報資料清楚、見解獨到,業主因而改變初衷,並肯定純音表現。誌寬受上級嘉獎,純音被誌寬升任為專案助理。純音感謝誌寬提拔,誌寬說:

「妳能力強。還有,跟妳工作特別有親切感,因妳長的很像我老婆。」

「我在公司耶誕派對見過她,我不覺得啊?」

「我是說,像我老婆二十年前……」誌寬解釋,欲言又止,碰觸到久藏心中的痛楚。



感情隨時間變了

二十年來,秀雪判若兩人。外表變了。誌寬邂逅秀雪時,她及肩長髮有如黑色絲綢,如今剪短、燙成很多小捲,有如蜂窩。臉上眼袋深刻、黑斑蔓衍。原本身材玲瓏,生過兒子後,贅肉便像救生圈永遠套在腰上。她崇尚自然,從不上美容院。步入中年後,外貌任由歲月無情侵蝕,令人看了不信她曾經美麗。誌寬外型卻變得很少。在職場得失榮辱中沉浮多年,已是百折不撓。使得原本看來平常的臉龐,添加堅毅自信的氣質。高長身體仍結實挺直,隱隱散發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秀雪和他的感情變了。他們戀情曾經如詩如畫,秀雪卻認為那是風花雪月。如今,他們是一起共同面對現實生活的夥伴,那才是婚姻實質。秀雪認為誌寬事業有成,身體健康,不需她照顧。除了安頓誌寬三餐外,她的心只牽掛在美國唸書的兒子,她的時間全花在教會。別人家庭中有經濟困難、親子問題、婚姻觸礁的,都是她關心對象。經常開車接送人辦事,留給誌寬空洞而冷清的家。難得兩人都在家,秀雪常講幾小時電話替人排憂解悶。誌寬感覺,在秀雪的優先秩序單子上,他是殿底的。秀雪有如一些他不認識的人,他厭惡這種感覺!誌寬父母都已過世,親人大都移民外國。他又不去教會,沒什麼朋友,生活本已單調,秀雪和他貌合神離,更使他寂寞難熬。

純音不只長的像從前的秀雪,個性也類似,溫柔、凡事為別人設想。雖然秀雪早已遺忘他們的愛,彷彿那段時光未曾發生,但純音有如時光隧道通行證,讓誌寬褪色記憶突然鮮活。這種時空錯亂的感覺若假似真,令他迷惑、興奮。從前對秀雪那份濃郁的愛,已深埋心中多年,像從冬眠後甦醒,脫胎換骨,在心中茁長流竄,尋找新歸屬,向純音投奔。誌寬抗拒這種改變,卻不自主愈陷愈深,令他恐懼、心驚。雖知那是單戀,他們之間又隔著年紀的鐵牆,卻多少失眠夜苦待黎明,只盼再見到純音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