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淬礪過的幸福
第 1 頁, 共 4 頁
作者:李世宗



益誠的父母在洛杉磯買了間餐廳,辦理投資移民。兩年後,益誠和妻子亞惠以親屬簽證來美國,準備長期定居。

來美後,益誠發現餐廳買價是市價兩倍。原來,房地產經紀人因益誠的父母不熟悉行情,和賣主聯合惡意欺詐。餐廳雖生意不差,經理玩弄稅法,將部份餐廳收入中飽私囊,使餐廳月月虧損。益誠將經理撤職,自己主持,但不熟悉餐廳業務,幾年下來仍是虧多賺少。益誠父母的移民案件被移民局刁難,綠卡遲遲不被批准。多年過去沒有結果,離鄉背井又諸事不順,心灰意冷、思鄉心切,決定先撤回台灣。益誠的父母投資簽證過期後,移民案件將被移民局撤銷,益誠和亞惠的親屬簽證跟著失效,也勢必要回台灣。此時,益誠兒子書範八歲,上小學,女兒書菁四歲,上學前班。他們都在美國出生,是美國籍,有權在美合法接受教育。移民美國,就是要給下一代良好教育。既然兒女都已上學,亞惠不忍心將他們帶回台灣。雖可將孩子們託給在美國的朋友,但她實在不放心讓他們遠離父母。

簽證到期那天,益誠和亞惠決定留在美國,變成非法居民。過了一年,益誠的父親病危,希望見益誠最後一面,益誠匆忙回台。預計辨完後事,再重新申請觀光簽證回美國。但已有非法居留紀錄,拿不到新簽證,不能入境美國。

亞惠必須選擇帶兒女回台灣,或獨自留在美國陪兒女唸書,陷入兩難。她很想回台灣,她和益誠結婚十幾年從未分開過,除了買菜、做飯,其他事都由益誠擔當。讓她獨自帶兒女在美國生活,很覺恐慌。但權衡輕重,決定為了兒女留在美國。益誠保證,會儘快回到美國。

益誠想盡辦法、從各種管道解決簽證問題,都失敗了。終於,很幸運碰到美國移民大赦,亞惠符合條件,正式拿到綠卡,益誠也跟著拿到綠卡。但這離益誠離開美國已經隔了十年,一切都變了…。



全家終於團圓

益誠和亞惠分隔兩地,夫妻有名無實。書範已十九歲,大學生,書菁十五歲,高中生。對書範而言,「爸爸」這名詞不但沒實質意義,還會引起莫名的憤怒,書菁則對益誠印象模糊。十年來,亞惠只能靠電話和益誠聯絡。起初幾年,亞惠一直等待益誠回美國,從滿懷希望逐漸轉成絕望。益誠從急著要回美國,逐漸變成意興闌珊。最後,亞惠感覺益誠對妻小的關心已消失殆盡,尤其當益誠知道亞惠得到綠卡時,在電話那頭沉默片刻,好似聽到壞消息,不知所措…令亞惠內心深處油然升起恐懼。

益誠回美國那天,亞惠帶兒女到機場迎接,費了些時間才碰頭,因彼此外表都變很多。益誠,人如其名,看來仍是忠厚老實,但背已彎駝,鼻樑上已過流行的厚重眼鏡,透露老邁的訊息。亞惠仍是清秀,卻像久未澆水的玫瑰樹上最後那朵乾癟的花。雖然全家團圓,卻氣氛尷尬,陌生感好似一堵無形厚牆,把彼此隔得遙遠。回家路上,車內無語,只聽見引擎聲或高吭或低吼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