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就像教會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呂紹昌牧師



這個暑假,我去了一趟芝加哥,參加了朋友女兒的婚禮,因此有機會與一群美國白人家庭朋友共進晚餐。大約有二十年,我沒這麼深入地進入白人朋友的家庭了。初到美國的十年間,我的朋友大約一半是華人,一半是白人,也有一些知己的白人朋友。因此,出入白人朋友的家中作客,是十分平常的事。自從遷居到了西海岸華人移民首選的加州,我的生活圈中就不常出現白人,能出入白人朋友家中作客已是不易,更別說會有白人知己了。

這次的家庭晚餐,使我回味起過去在芝加哥將近十年、深入中西部白人民間的回憶。而作為牧者與神學家,這頓晚餐卻意外地促使我更多思想這個課題:家與教會,都是神的命定所設立的。教會是神的家,因此很多方面也像個大家庭,會友就是我們的家族親人。而家,也可像教會,能超越血濃於水的包容。

  

多元文化組合

這次的晚餐聚會,不過是十來個人,卻是令人驚奇的多種族與跨文化。男主人培理是我二十多年的老朋友,頗典型的美國中西部白人,但有印第安人血統。女主人來自台灣,如一般留學美國的華僑,研究所畢業後在美國定居。他們有兩個女兒,自然是美國人,是中西混血,確實帶著華裔血統,也能說些簡單的國語。席間,有一對母子,麥菁與提姆,是美國白人,蘇格蘭裔。還有一位是女主人的姊姊,剛從台灣來,要參加她外甥女的婚禮,是第一次到美國,完全不會英語,台灣味道非常濃厚。還有兩位年輕人,金髮碧眼,典型的日耳曼後裔長相,擔任伴娘與女儐相。有一位男性年輕人,大略可猜出帶有印度人或中東人的血統。

晚宴很簡單,菜色是中餐,外面餐廳買回來的,大部分是道地的中餐,配上西式檸檬汁。餐盤可是西式的,餐具是刀叉或筷子,任君選擇。席間的語言也一樣多元,我與右手邊的賀莉母子說話,自然必須講英語。扭頭與我左邊的大姊談天,卻要使用國語,甚至用台語。典型的西方餐宴上,應當是輪流一人說話,眾人傾聽。那晚,我們話匣子全開,全場同步對講,沒有人抱怨為何用英語,也沒有人抱怨有人說國語,或講台語。

  

家就像教會

一個婚禮,將這些極為不同的族群融合在一個晚餐之中,確實是不可多得的經驗。雖然有時似乎頻道混亂,但有的盡是喜樂,是祝福,是分享,是包容,是共享。我一邊聊天,一邊吃飯,一邊端詳著這群五顏六色的賓客。真是個天南地北的組合,差異極為懸殊的群體。聖經說,上帝「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(「本」有古卷作「血脈」),住在全地上,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、和所住的疆界。」(徒十七26)這段經文的本意,是關於全人類的救恩。經文確認民族的不同,但襯托出族群之間的寬容與和解,共生、共存、共榮,因為所有人類,無論紅黃黑白,都有共同的創造主宰,有相同的血脈源頭。

教會是基督的新婦,因著基督的赦罪寶血將各國各族之民召入祂的教會。教會的本質也當如此,能兼容並蓄,超越族群、文化、語言、甚至各式各樣的偏見。這是地上教會努力的目標。這樣的願景,地上教會或者永無完成之日,但天上國度的面貌就是這般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