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仍是感恩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譚瑞玲





若果說基督徒在世人面前成了一台戲,那麼我這兩年生病的劇本就只是平鋪直敘,而我這演員也無激情演技。唯一可誇口的,便是神特別憐憫我,一路牽引我走過死蔭幽谷。



與死亡相遇

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凡事過度緊張,一直擔心到事情完結為止的人。以前常常聽牧者鼓勵我們效法聖經中的約伯,在苦難中要對神有信心。那時我真是擔心死了,不相信自己可以像約伯那樣,在剎那間家破人亡、滿身毒瘡時,仍可以歌頌神?

兩年前,我的心臟瓣膜受到細菌破壞,需要作開心手術。當我宣佈要作大手術時,那異乎我神經質性格的表現都令身邊的人嘖嘖稱奇,甚至有教會弟兄說,他的朋友要作類似的手術前,就患上抑鬱症,我為何反而沒有一點慌張之情?

事實上,神知道我的軟弱,在心臟病發前一年,祂已有序地慢慢裝備我。那時小組查經要討論基督徒對死亡的看法,神讓我從認真地研讀聖經和書籍「讀」到死亡,適時地讓我重溫基督徒對死亡應有的態度;外子那時也常把他探討天堂的心得與我分享,讓我可以「聽」到基督徒終極歸宿的美妙;又通過日本電影《禮儀師》(即殯儀館化妝師),我「看」到肉體死亡不單不可怕,遺體還能喚起親友的情感,安慰親人。神一步步灌輸了我對肉體逝去的理性認知和感性接受後,我才突然生病,要緊急入院治療。

神對我真是特別的憐惜,試煉之前,特別為我鋪好了基層穩固的道路,暴風雨來臨時,我走在其上就不會東歪西倒,滿腳泥濘。我走入手術室時,腿沒有抖過。第一次手術失敗,必須立刻拆線重開。清醒後,家人說我全身插管接連十台儀器,一直喊痛,但我怎樣也記不起有任何痛楚。手術後第一個晚上,隔壁的病人病變,整夜警報聲不斷,連夜召了整組醫療人員重返手術室,可惜已回天乏術。我卻可平靜的躺臥在病床上,心境如手術前的穩泰。



意外的刺

誰知與死亡擦身而過後,陣腳甫定,頑強的後遺症又隨之而來。本來做過心瓣修補手術的病人,為了預防血栓塞(例如中風),要服用抗凝血劑。傷口痊癒後,血液便會正常。但我卻在心瓣癒合後仍不斷有小中風(mini strokes),有時左邊身麻痺,有時雙腿不聽使喚,甚至喪失部份視力或疊影,歷時大約數分鐘。看過不少專科醫生,作過無數檢查,MRI, CT SCAN, EEG都找不到病源。群醫束手,甚至互相推諉。世上的醫生雖然技窮,但神是我健康的掌舵者,每次小中風都沒有造成我身體機能的永久破壞。

感謝主一路與我同行,走過一次風暴,我更知道怎樣平衡拾步而上,安然繼續往前走。在人生舞台上,神常給我機會慢慢琢磨,學習屬靈前輩的榜樣,如:蘇恩佩姐妹曾受癌症煎熬達卅年之久,她仍能寫:「我的生命只有祝福,沒有詛咒。」;杏林子在全身關節都因類風濕關節炎變形及劇痛時,竟可以因為尚餘一個關節未有感染而感恩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