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文學在教會建造中的作用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施瑋





在教會建造的方方面面,其實我們都在使用文學,但對此我們不僅全無自知,甚至否認。於是,我們也就沒能真正在教會建造中用好文學。

這種出於中國教會傳統文化帶來的理念,不僅影響了對文學不瞭解的人,其實也包括我這種身兼作家和傳道人雙重身份的服事者。我很長一段時間,在教會的服事中,都有意無意地希望淡化自己的作家身份。總覺得文學作家和傳道人這兩個身份,在傳福音的過程中相得益彰(也就是常說的「文宣」);而在教會的日常牧養和教會建造中,文學並無助益,最多屬於個人修養。

但近幾年,一方面因著讀教牧博士時對聖經文學的研究,一方面藉著在教會的具體服事實踐,我越來越感到教會需要重新認識「文學」,需要自覺、主動、有策略地,在教會建造中使用文學,也鼓勵同工提高文學素養。

下面我就簡單講述我所想到,並行之有效的幾點,以便拋磚引玉,讓我們一同在當下這個網絡時代,更好地運用並發揮文學在教會建造中的作用。



文學與教會的講台信息

一個健康的教會需要向下紮根,向上生長、結果。向下紮根的關鍵,就是要在神的話中紮根。事實上,福音派的華人教會都十分重視主日講台信息。

準備一篇主日信息,首先當然是禱告,求主來啟示這堂信息當向會眾說的話,也就是求主告訴我們當講哪段經文,從哪個角度來講。然後,就是釋經。但在釋經過程中,我們往往會更多依靠解經書和網上的資源,而這些釋經的資訊大多比較理論性,並且以西方神學的邏輯性為主。這樣準備出來的講章即便正確性很高,對中國人的會眾來說,其感染力卻不夠。

原因是,中國人對「道理」的接受,不僅需要其中有邏輯性,更要有感性,甚至是要有畫面、人物,以便聽眾自我代入其中,產生情緒的共鳴,從而進入思考,以至接受並反思自己。

其實,這方面符合後現代文化特徵之一:故事性地說理;另一方面耶穌也為我們作了很好的榜樣,他常以寓言、比喻等文學手法來「講道」。「這都是耶穌用比喻對眾人說的話;若不用比喻,就不對他們說什麼。這是要應驗先知的話,說:我要開口用比喻,把創世以來所隱藏的事發明出來。」(太十三34-35)

舊約和新約中都記載著許多人物和故事,如何來解讀這些有關於人物和事件的經文?這就需要我們在釋經的過程中能夠運用文學的方法和素養,來分析這些人物的言行、心理活動、彼此關係,以及經文中環境的設定和描述的意義。只有當這段經文在我們心裡成為一幕幕活的情景,甚至我們彷彿能進入其中,我們才能藉著講道、教導,將會眾帶入情景之中,來體會上帝的心意,來與這段經文產生共鳴。



文學與主日學和小組查經

無論是成人主日學,還是兒童主日學,文學性的釋經與文學性的表達也同樣極為重要。它能夠讓參加的大人和孩子因為生動、有趣而愛上讀聖經;它還能讓參加的大人和孩子因為形象化、故事性而記憶深刻,讓經文活化在我們的心中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