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前線搭船記
第 1 頁, 共 1 頁
【杏林手記】

前線搭船記

田春生



「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,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」(詩六十九11 )

兩岸三通已從金門、馬祖開始,頻繁的觀光及商業,緩和了兩岸關係;至於那令人摒息的前線氣息,就只能從記憶中去尋找了。

民國七十八年(1989年)十二月二十四日夜晚,我從基隆碼頭搭上了中字號運輸艦,搖晃了十幾個小時,抵達我國最北疆的要塞─東引島,開始為期三個月的醫療支援任務。



滿嘴鼠屎

當時,我是中華民國空軍醫官,已婚並有一歲大的女兒─以琳,愛妻莉玫捨不得我一個人在前線受苦,特別準備了三千元的牛肉乾。不料,就在出發的前一天,每一包牛肉乾都被老鼠咬過,並且留下滿地的大便,當我們發現時,以琳已經滿嘴都是鼠屎了。

雖然,心裡擔憂以琳,無奈,軍令如山,如期到了東引,我急著找電話聯絡台灣的親人,當時,只能利用軍用電話,連轉三個總機,再託人傳話,果然,二週後,以琳已經因副傷寒住進醫院,並且病況一度危急。

焦急的我,一有空檔就緊抓著電話聯絡,有時,兩三天才能打通,但是,電話常講到一半就被切掉,接著,監聽單位來電:「長官,你洩密了。」 「那有?」「你提到船期」「那我該怎麼說呢?」「可以說搭公車」「可是,這裡沒有公車啊」「這就對了啊」所以在給妻子的信上,我請她多加一點想像。

我的寢室在向敵面,夜晚不能洩光,早早就開始摸黑,除了迫切禱告以外,什麼事都不能做,尤其,每當想起在台灣的妻子及生病的女兒,只能求主耶穌自己看顧,施恩祝福。



我要厚待你

終於打聽到要來接替我的醫官,並且知道三月二十四日由基隆開船。於是,我每天打電話聯絡那醫官,但不知為什麼,直到三月二十四日下午五點臨下班時,他還沒有接到命令,完了,我必需多留一個月了。

望著逐漸昏暗的天空,我只想大哭一場。「主啊,我該怎麼辦呢?」忽然心頭上有一個聲音:「去看今天的荒漠甘泉」,我看到上面印著:「回到你的本地本鄉,我要厚待你。」於是我也開始打包行李,同寢室的學長詢問接替的醫官是否確定會上船,我點頭並翻出荒漠甘泉給他看,「兄弟,我也是信耶穌的,禱告是很好,但科學更重要,不要太迷信。你想想看,已經下班了,他還未接到命令,就算今天接到命令,他也只要在十天內去碼頭報到就可以了,怎麼有可能來呢?」他大笑。

第二天一早,救護車將我和行李載到碼頭,我清楚地看到那醫官走下船,我也順利地搭船返台了,原來,就在他掛上電話的同時,他接到命令,也不曉得為什麼,神感動他立刻趕到基隆搭船。

「你們要將一切憂慮卸給神,因為他顧念你們。」(彼前五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