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信祂錯不了-父親的信仰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海泉





姊姊在電話裡說,父親走路時抬不起腳,開始拖地了。這次,我真切地感覺到父親已經老邁,進入生命的倒數記時了。前兩年他聽力開始退化,耳朵有點背,其他尚可。我有幾年沒見到父親了,能想像他蒼老的樣子,但我相信主會與他同在,他是滿有喜樂的,雖然肉體漸漸衰殘。



對上帝矢志不移

父親是個普通的農民,一輩的生活範圍沒有超出50公里,沒有甚麼文化,只因讀聖經而認識些字而已。他被上帝從死亡線上拯救回來,對祂矢志不移,嚴格遵守上帝的教導,給我做了很好的榜樣。我承認,在信仰上我沒有父親那樣完全依靠上帝的心,父親比我追求,比我虔誠。

父親出生在上個世紀30年代初一個農村家庭,在家中為小,身體一直不是非常健壯,三十歲之前,生活一帆風順。三十歲時突然生一場重病,在鄉村醫生處打了幾天的針,不見起色,反而昏迷,醫生停止用藥,催促家人送到大醫院治療。我的伯父及伯兄弟連夜用獨輪車將父親推到縣城,就這樣住院四十多天,期間醫生多次下達病危通知。

不遠的鄰居是基督徒,於是向我們家傳福音,母親接受了耶穌作個人的救主,並將福音傳給父親,父親在昏迷中答應信靠耶穌。神的恩典奇妙,父親的病從那之後便慢慢好了起來。

父親非常熱心,經常晚上聚會聽道,一生幾乎沒有停止。我小時候頑皮得很,父親怕帶我去聚會,會影響大家,所以把我一人鎖在家裡,為此我曾心生怨恨。雖然父母的處理方式不對,但是出發點是好的。

父親信主後,改了許多壞習慣,原來喜歡抽煙、喝酒,信主後一根煙不抽,一滴酒不沾。與農村的迷信及拜偶像之事一刀兩斷。春節給祖先上墳等事,從此一概不參與,也不讓我們去,為此家族的人頗為不滿。父親為此與家族人爭執過多次,說他們拜祖先是無益的,祖先連自己都保不了,燒香就是拜鬼。他們說父親信耶穌信得太絕了,祖先與家族都不要了。並說,別人信耶穌也沒有像父親這樣絕情的。父親在信仰上是個不會通融的人,他的理論是,信耶穌就是信耶穌,就要在聖潔上與不信的人分別開來,一點不能沾染污穢,不能三心二意,事奉神又行污穢之事。

的確,在信仰上父親得罪了家族的人,但族人也確實看到,父親的身體因信耶穌慢慢地健康起來,族人也在矛盾之中。我看到農村千百年來,在紅白事上的祭拜亡人、風俗禮儀等陳規陋習,以及由此產生盤根錯節的複雜家族關係,正是許多農村人不敢信耶穌的一大障礙。空中掌權者用這一切來迷惑、牢籠世人抵抗福音,父親在與這種勢力的對抗中,有時會付出高昂的代價。我也深刻地體會到中國教會史上「禮儀之爭」的內涵,深知明清傳教士將福音傳入國人的艱辛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