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到了歸家的路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塵土





從小方向感就極差,近乎路痴。第一次和男友見面,相約於公園北門。一聽「北」字,心裡一陣作難。只知前後左右的我,顯得有些尷尬,「北門在左還是右?」時至今日,此事還常被已升格為老公的他,作為茶餘飯後的笑談。哎,天生如此,我能奈何?也正因如此,在我幾十年的人生歲月裡,迷路司空見慣,見怪不怪,亦不足掛齒。不過,有一次迷路卻在我心頭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。



這是哪呀?

那是20年前,在泰國首都曼谷。一天,閒來無事,臨時起意出去走走,放鬆一下。查過地圖,帶上一瓶水,背著我心愛的「尼康」,上路了。

沒想到 ——

在回程的公交車上,我不知不覺地進入夢鄉。

一陣「嘰里呱啦」的報站聲把我叫醒,睜眼一看,我頓時像潑水節時被潑了一盆冷水,渾身上下從頭到腳立刻清醒過來。「壞了!這是哪呀?」沒有了鬧市區的繁華,空曠狹長的街道如同鄉村小路。

我本能地快速瞄一下前後左右的乘客,跟坐在後面那位看起來比較國際化的小姐用英語問道:

「對不起,我們現在是在哪呀?」小姐用我不懂的泰文跟我咕嚕了一句。看來外貌無法代表什麼。我接著問前面那位,左邊那位,右邊那位,竟然無一跟我同國!眼看著天色漸黑,肚子咕嚕作響,絲絲冷汗從額頭滲出,我心中開始慌亂起來,邊抹著頭上的冷汗,心中邊自我鼓勵,「再堅持一會」。

只覺有人輕拍一下我的肩膀,一隻水瓶遞了過來,我勉強回應「斯瓦蒂卡潑」(泰語:謝謝)。順便拿出一張紙,寫下我的地址,畫一個大大的箭頭。然後,用食指指一下我自己,再指指那個地址,意思說,這是我要去的地方。紙條在車廂裡慢慢地移動著,最後,落在一位戴眼鏡的女士手上。她和周圍的人一陣「嘰里呱啦」後,走到我面前,用生硬的英文說,「再坐兩站下車,換73路。」聽到73路,我像在茫茫大海中見到燈塔,心踏實下來,彷彿看到了回家的路……



該往何處走?

我的人生也曾經歷過一場如此驚心動魄的迷失。還記得,自從有記憶以來,一個大問題就一直在心頭纏繞,「我到這個世界上來是為了什麼?」青春年少,更少不了對生命意義的探討。老師和家長的標準答案無法滿足我內心的尋求,「好好學習,將來考個好學校,找個好工作,嫁個好老公。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」

「然後呢?」我堅持。

「然後……幹嘛想那麼多,每個人不都是這樣過?」

想必我的刨根問底惹煩了長輩,不再有人理會我的「然後」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該得到的都已得到。「然後呢?」這個問題又來敲門。我只覺得自己迷失於茫茫的世界中,卻不知心歸何處。每天的日子如同那輛奔往鄉村的公交車,我坐在車上,卻不知自己在哪?問周圍的人,卻無人能懂。無聊的冷汗時常掛在額頭,陣陣的虛空在腹中鳴奏,提醒著我靈魂的飢渴。各樣痛苦也像猛獸般地來吞噬我的心。我的人生路,該往何處走?



找到靈魂的歸家之路

生命中,那位「戴眼鏡面帶微笑的女士」出現了。就在曼谷,一位和善可親的泰籍華人。在我們一次公務談話後,她顯出關切,「你週末做些什麼呀?」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