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統選不下去未必是壞事
第 1 頁, 共 3 頁
作者:呂紹昌牧師





二○一六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竟然成為一個國際笑話。

實在很難想像,曾經是現代民主自由的櫥窗,西方民主的楷模,笑傲寰宇的美國,竟然可以產生如此的總統大選,成為全世界的笑柄。雖然西方的民主政體,因為國情與歷史,有許多不同的模式,但曾經是獨步全球的行政立法司法制衡的美國三權分立,如今將一個總統大選弄得有如小丑跳樑,如何在世界面前能一如以往抬頭挺胸?

這次選戰暴露了美國政治的醜陋面,赤裸裸地在全世界前演出,充斥謾罵、性醜聞、貪腐指控,擔心做票,聽來簡直像是第三世界的選舉。這顯示出以民主理想自豪的美國,竟然成為反民主制度的受害人,與美國一向喜歡批評指點的第三世界國家大同小異,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之間。在一向對美國不以為然的第三世界,許多政論家看美國總統大選是一個笑話與負面教材,還不忘記隨口調侃美國民主失去了尊嚴,甚至斷定美國的霸權已經走上了下坡路。

到了大選的倒數七十二小時最後關頭,有些評論家開始說,無論誰當選,美國都會沒事的。我相信美國雖然遭受這折騰,身子骨還是硬朗的,但恐怕還是需要時間休養。有論者說,無論誰當選美國總統,都非真正的贏家,因為新總統將面臨一個更加分裂的美國,治理更加困難。也有論者說,最大的輸家似乎是美國人民,因為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,沒有贏家的候選人,在兩個爛蘋果之間,只能兩害取其輕。二○一六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是一場失敗與失望。選民受夠了兩位候選人謾罵潑糞的凌遲,無不期盼大選快快結束,眾人都可額手稱慶。

但,我一直認為,美國所需要的不是讓大選快快結束,了結鬧劇,而是在一切激情、憤怒、擾攘、喧騰之後,需要認真的反思與反省。這種反省悔過的需要不會因為大選結束而消失,反而是在大選結束之後才可能發生。

若神佑美國,祂將給美國一個機會。

   

恥辱之前常有驕傲

希拉蕊與川普,作為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候選人,真是絕配。有人說,這是一場騙子與瘋子之爭,真小人與偽君子的選戰,有幾分道理。

希拉蕊和川普的人品其實是各有千秋,半斤八兩。川普毫不掩飾自己的惡劣行徑,貪愛女色,巧取避稅。川普的醜陋在於粗魯和偏見,近乎恬不知恥,隨性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公開罵陣,不計後果而且難以預測,經常是無厘頭。川普望之真不似人君。

而希拉蕊從政四十多年,嫻熟政治語言,擅長檯面下的密室政治,加上其夫克林頓總統的加持,早已累積了呼風喚雨的政治資源,影響力及於白宮、國務院、國會、美國司法部、聯邦調查局、各大主流媒體、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華爾街。一甲子以來,希拉蕊的政治實力在總統候選人中無人能敵。希拉蕊的醜陋在於她的虛偽與無誠信、精英的傲慢與偏見、權力與腐化。希拉蕊與川普這兩個人都一樣自大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