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座山
第 1 頁, 共 4 頁
作者:吳玲姬





這是2003年送先生進療養院前夕,在教會禱告會所作的見證。當時錄了影寄給台灣未信主的家人,希望藉著這個見證讓他們知道,雖然看來辛苦,我卻走得滿心喜樂與感恩,也盼望他們能與我一起感謝神的恩典。之後,母親與兩位姊姊透過主內兄姐的帶領,陸續受洗歸主名下。謹以此文為我全家獻上感恩為祭。



有一次主日學,老師要大家思想自己的人生,並用圖畫來表達。我的立即反應是,我的人生像在爬山,爬過一山又一山。先生生病這幾年來,除了照顧他的需要,福利申請、上班、孩子們的成長,還有心理調適及情緒處理,真是一關又一關。但最大的感覺是,每越過一山,就更接近上帝,每座山都是蒙祂憐憫,帶我走過來的,靠自己早已倒下去了。



憤怒之軛

我們的主治醫師曾提醒我,先生用的藥有副作用,可能會產生懷疑、控訴身旁的人。所以,當狀況漸漸發生時,我基本上可以心平氣和不受影響,知道他只是病了,身體與思考功能都病了。但三個月前有一次,他指責的事醜惡不堪,一股極深的憤怒將我整個抓住,情緒完全凍結。我面無表情地告訴他我受不了這樣的控訴,因為太骯髒了,我精神上要跟他離婚;還是會照顧他,但僅止於護士照顧病人的關係。

平常不管多疲憊,總覺得身邊充滿愛,上帝在照顧,很幸福。但離婚的話一出口,馬上知道上帝不喜悅。當時第一個感覺是陷入極端的孤獨與黑暗,是我從未體會過的,非常可怕。好像獨自走到橋的盡頭,一腳跨出去,發現踏入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,也不曉得前面是什麼,不敢跨第二步,又不願意抽回來。抽回來代表要跟先生和好,我不願意。我甚至不願意求上帝幫我,讓我回心轉意,因為太憤怒了。就這樣掙扎了整整一個禮拜。

那段時間腦袋裡經常繞著一句話「銅天鐵地」,不曉得哪來的,但真是當時的寫照;是一種靈裡的感覺,銅天鐵地上下兩片無限延伸,看不到盡頭,把我與土地跟藍天隔絕了。沒水沒風,沒草沒樹木,沒鳥叫沒空氣,也沒有別的生命,全身細胞都快窒息了;也沒有別的生命,只有我自己。

倔到下一個主日,實在受不了了,不曉得自己要走到哪裡,終於放棄,跟上帝講:「上帝啊,你知道我的難處、軟弱,我也不願意求你幫我回心轉意,只求你掌權,你要怎麼辦就怎麼辦吧!要我怎麼樣就讓我怎麼樣。可是我不要求你讓我跟先生和好,因為我不願意。交給你了。」

那天下午四點多,記得很清楚,站在家門邊也沒在想什麼,突然間,好像有一個很重的枷鎖,轟一聲由身上從上頭被提走了。所有的壓力、憤怒,莫名其妙地不見了;全身大大鬆了一口氣,細胞整個活了過來,快樂地呼吸著,覺得又回到親愛的大自然中了。那天就高高興興開始又跟先生好好相處,幫他洗澡,唱歌給他聽。

後來慢慢了解,那是屬靈爭戰。當我們屈服於肉體軟弱時,會作一些上帝不喜悅的決定。我很感謝上帝讓我知道祂很生氣,把我拉回來,上帝還是贏了。有上帝的祝福,就充滿了喜樂與平安。



人的盡頭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