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揚,傳揚,四處傳揚!
第 1 頁, 共 1 頁
吳淑梅



妹妹在讀台灣神學院時,我在大學參加佛學社。多年來,她不斷郵寄各種基督教刊物給我,我都把它們當作文藝雜誌,偶而消遣翻閱。

後來移民美國有機會接觸教會,就比較認真地讀起這些基督教文集。其中,《傳揚》是大大小小的福音雜誌中,我一直持續閱讀的。每期醒目漂亮的封面,再加上畫家解說創作涵意,讓我仔細端詳、前後翻看。而打開第一頁「編者的話」就像和屬靈老友照面,親切握手,然後為我開門引路。

接著迫不及待想看的是那些得救見證,短篇的小說以及信仰和生活感想。而其中聖經解析、基督徒教育和教會歷史,深入淺出,詳細扎實的論述記載,對我日後的決志受洗有很大的幫助。我個人很喜愛呂紹昌牧師的《新聞眼》,他的論述對現代基督徒的是非價值,有如暮鼓晨鐘,發人深省。

三年前,一位我非常敬愛的女長老在多年病痛後過世,我激動地記下對她的懷念和不捨,在聖靈的感動下投寄《傳揚》。這是我來美三十年第一次勇敢投稿,由讀者變成作者。編輯不厭其煩,將我冗長無序的文章重新修飾重組,刊登出來的竟是一篇生動順暢的文章。這次投稿的經驗帶給我極大的鼓舞,從此開始動筆,整理我工作和生活的心得,寫下了二十幾篇雜文散記,分別刊登在各報章雜誌。就因《傳揚》這美好的開始,大大地開發了我寫作的潛能和信心,也增強了我用文字來服事上帝的決心。

同時,我也把《傳揚》介紹給這位女長老的丈夫──廖坤塗醫生,他在喪偶傷痛之餘,不久也開始投稿《傳揚》雜誌。廖醫師是一位虔誠忠厚、對聖經很有研究的長者,他先後在《傳揚》發表了極有深度的文章,甚至在去年十一月蒙主榮召以前,仍然筆耕不輟。十二月份的《傳揚》居然還刊出了他最後的一篇文章──〈難忘那祝福的手〉。這篇短文有如上帝及時送來的珍貴紀念禮物,讓廖醫師的兒女、教會弟兄姐妹以及認識他的同鄉老友,讀到文章就好像見到廖醫師本人,音容躍然紙上,活生生地安慰了我們所有人傷痛的心。

我曾經寫過一篇關於自願免費捐腎給陌生人的故事──〈卡馬的義行〉。在《傳揚》發表後,卡馬接到從各地《傳揚》的讀者,寄給他幫助的支票和讚賞的信件。雖然他是緬甸人,但卻因為《傳揚》的廣大傳揚,最後卡馬還得到一輛性能很好的舊車,供他工作、上學之用。耶穌教我們要愛鄰舍,而《傳揚》發揮了更廣泛地關愛不同族裔、身處異地的弟兄姐妹的功效。《傳揚福音雜誌》做到了廣傳無瑕的福音,宣揚上帝無價的大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