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到生命的出口
第 1 頁, 共 2 頁
李駿榮



哥林多後書十二章9節說:「我的恩典夠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」這話是可信的,是十分可佩服的。當我軟弱,神加力量;當我迷惘,祂指引我;當我傷心,祂安慰我──神的恩典總是細數不完!

我因屢次吸毒犯行,深陷囹圄。即將可以假釋的我,不斷捫心自問,這四年來,我的生命改變了嗎?面對社會的大染缸,是否已在基督裡裝備好己心,足以應付即將到來的種種誘因?再度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該何去何從?



需要戶籍地址

之前,為了籌錢買毒品,將唯一的房子抵押貸款,日日沉淪毒海,過揮土如金的糜爛生活,最終房子淪為「法拍屋」,戶籍已被新屋主遷至監所。由於假釋後,我將成為列管的「毒品人口」,若無法提供新的戶籍所在地,在申請假釋的資料上是不齊全的。監內的上級長官悉知緣由後,動用各種管道尋找願意接納我的慈善機構,也竭力探尋母親的下落,經過半年的努力,終於在母親節前夕,聯絡上母親和二弟。

隔著鐵窗望著他們的身影,一片壓克力的厚度,竟成為世界最遙不可及的距離,但仍無法叫母愛與我隔絕。睽違多年,面對步履蹣跚、早已白髮蒼蒼的母親,以及陪伴一旁削瘦的二弟,剎那間,我的心停止跳動,好像有隻無形的大手,穿越胸膛將我的心臟捏爆,加以掏空,只剩下羞愧,我強忍著淚水無言以對。

母親聲淚俱下:「監方通知,你可以報假釋了,卻因戶籍問題一直拖著──我和你弟的戶籍也都設在區公所,又羞於向親友開口,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。兒啊!犯錯了,總要勇於承擔,肯定要徹始徹終地悔過,不管你還要關多久,媽媽都會一直等你回家團圓。」

哽咽的我對媽媽說:「你別哭了,看你以淚洗面,就如同一把刀插在我心頭上,又痛又疼。都是我不孝,拖累了妳。媽,真對不起,請原諒我!在監內期間,我已接受基督耶穌為生命的救主,深信今後我的生命必能脫離水深火熱的漩渦,從此得到改變。」

母親問我:「誰是基督耶穌?對你好不好?你寄到外婆家的信和獎狀都有收到。」我解釋:「基督耶穌是唯一的真神,比以往所信的玉皇大帝、觀世音還要更大,是真的神;妳知道我從小就不愛讀書和考試,之前寄回去的三張『論語,全國經典總會』的獎狀,就是耶穌為我打開一扇門,是我從未想到會實現的事,這一小步改變了我整個人生方向。」

會客結束後,打開母親親手烹飪的家常菜,入眼一看全是我最愛的佳餚:雞胗、花枝、紅燒肉──樣樣都是母親的味道。突然間,感受到母親欲言又止的無奈、淒涼以及盼望;天下無不是的父母,孩子再壞總歸是自己的孩子,望子成龍的期待,依舊盼望著。剛剛強忍著的淚水,終究潰堤而出,心中吶喊著,別再放棄自己的人生!

戶籍問題未落實前,我常一個人在夜深人靜時,沉思、禱告;難道天下之大,真的無我立足之地嗎?然而,愛我的上帝總會為我開條出路。

基督教台灣關懷協會的回函,在望穿秋水的期待下,終於水到渠成。來函提到:「駿榮弟兄,請你把《入住同意書》寄來,我們願意和你成為一家人,並願為你妥善安排就業及住宿問題。」看完信件後,懸在半空的心終於得到撫平,我喜極而泣!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