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遇聖子
第 1 頁, 共 2 頁
星學



信主已逾廿年的我,時常回想自己首次遇見神的一幕,應追溯到當年在歐洲遊學的時候。

一九九三年四月初,低地荷蘭乍暖還涼,淒風夾著淫雨,春寒料峭。然而,在鹿特丹的一幢洋房裡,卻不失溫馨盎然,裹挾著白天我們參加了華人教會復活節慶祝活動的那股餘熱,我與妻子由姑姑陪同,靜心觀看錄像帶《耶穌傳》。

那時,我旅居德國,在科隆大學醫院作白血病的研究工作,週末常常到周邊幾個國家遊玩。由於姑姑恰好在荷蘭進修醫學遺傳學,這大港都鹿特丹便成了我們不時的踏足探訪之地。此刻的我還沒有信仰,只是剛剛接觸到一些福音,主要還是因已是基督徒的這位姑姑,在給我的信中屢屢透出天國信息,附寄不少的單張和小冊子等,並讓我按時收聽她在業餘時間主持播音的西歐華語電台《福自天降》廣播節目。我雖然讀了、聽過,但依舊是麻麻木木的,沒有什麼大的感覺和觸動。尤其每回閱讀她信中大篇幅引用的聖經金句,都讓我聯想起文革中盛行的《毛語錄》,尋思著好不容易告別了這一形式主義,又跨出了神州國門,不期又以另類形式來了。



觀賞影片《耶穌傳》

眼下的我坐在沙發上,剛開始觀賞這部影片時,心中暗忖大概不外乎是國內政教片之類──高、大、全的英雄臉譜,氣吞山河的豪言壯語,說教訓誨的旁白詮釋,或者再加上些反映神蹟的特技鏡頭等渲染。萬沒想到,看著看著出現眼前的上帝之子、世人認為的大名鼎鼎「宗教主」耶穌,竟然是相貌平平、布衣草鞋、柔和謙卑,話也樸實無華,似凡人一個,不過口出之語的內涵卻蘊意深邃、極富哲理,迥異於我所知一二的諸子百家名言,讓我耳目一新。

這傳記故事的情節與鏡頭,我覺得再平鋪直敘不過了,像一部文獻紀錄片似的。素愛中外文史的我,就算是在補上一堂在國內缺失的洋宗教課。漸漸地我被吸引住了,聚精會神地看下去,兩個鐘頭居然一點兒沒覺得長。特別是劇終時,耶穌上十字架從容就義,悲烈地達到了全劇的最高潮:他卻沒有壯烈地高喊口號,僅僅是低語門徒幫助照看好他的生母;也沒有怒罵痛斥那些行刑的士兵與猶太教祭司長,反倒為劊子手求告天父赦免之──「他們所做的,他們不曉得」;更沒有預言什麼「革命必將勝利」,而是輕聲地嘆息宣告(上帝的旨意已經)「成了」。這些都天壤之別於我以前所司空見慣的英烈義士「臉譜劃一」的犧牲精神、演藝表現手法,可以說是「獨樹一幟、柔能克剛」,以善勝惡,大有於無聲處聽驚雷之效果。

從小就被傳統與革命雙重教育得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的我,不料此刻眼裡禁不住湧上了淚花,幾乎要潸落下來。我早就被「戰鬥洗禮」而鑄成了的「鐵石心腸」,一時居然有些「返潮」、軟化,不由地詰問自己一個貌似簡單卻不無深刻的問題:天父遣其子降世以及耶穌這樣做,究竟是為了什麼?圖個啥?顯而易見,他的英勇獻身不是為了「掩護革命同志」、「主義或事業」、「階級利益」,從而大無畏、死的光榮,為某些階級所標榜追捧。他的確是為了如劇中所說:洗滌全人類(包括反對、殺害他的人在內)的罪愆,否則沒法解釋。畢竟他是清白無罪的,卻甘願背起這天大的「黑鍋」,「枉死」在酷刑之下,反而半點不叫屈喊冤,真是「生的偉大」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