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找回自己的十字架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陳愛華



天剛濛濛亮,小芃就悄悄鑽出被窩。她瞥了一眼睡得正香甜的丈夫,心裡有種「湯姆歷險」的興奮。打開五斗櫃,隨便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,又把平日睡前要讀的《荒漠甘泉》,統統都塞進手提袋。證件、錢都齊了,小芃歪著腦袋想,還有什麼要帶的?

猛抬頭,瞧見牆上掛著的那幀彩色的全家福照片;五歲的凱軒缺了顆門牙,笑得好開心,三歲的妮妮抱著芭比娃娃,愛嬌地靠在她膝頭,淺淺的梨渦漾著幸福的笑容。她似乎對著她的娃娃炫耀著:「露西,我是個幸福的女孩,對吧!」照片中的書羽正襟危坐,雙手擱在膝上,兩眼平視前方,他的神情比誰都緊張。小芃看著看著,不禁莞爾。想起結婚那天,書羽緊張得把婚禮進行曲當成軍樂,居然踢起正步來,使得觀禮的親友笑得前仰後合,害她尷尬得無地自容。事後他還理直氣壯地說:「婚姻本來就像戰場嘛!」戰場!比喻得不無道理,現在,她不就像一個臨陣脫逃的小兵嗎?

她黯然地將視線又移回到照片上,兩年前的她,看來依舊嫵媚,湖水綠的洋裝裹著穠纖合度的身軀,有著一份出塵的靈氣,白緞耳環更襯出她那小小臉蛋的細緻,眼裡慧黠的波光,尤其構成了氣質取勝的小芃。朋友們都說她年輕,絕不像是38歲的婦人。年輕?那只是外表,她知道自己的內心已蒼老如暮年之人。一個家,喔不,是「枷」,扣得人腦筋裡只想著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瑣碎事,縈繞心頭的不是貝多芬的第幾號交響曲,而是一加崙汽油可以跑多少英哩?不,我要爬出這個蝸牛殼,不要再受拘束,我要還我少年時代的自由,愛飛哪兒就飛哪兒。小芃看了又看那幀全家福,很想把它帶走,但那也是「殼」的一部分呀!帶著它,心是飛不起來的。

在抽屜裡找出一張紙,一支筆,她給書羽留了幾個字:「書羽,我要爭取當了十年家庭主婦的『慰勞假』,不要擔心我,我會回來的。小芃」她把紙條壓在茶几上,待會兒書羽替海芋換水時會看見的。



怎樣扮演自己的角色?

天色已轉亮,靜謐的社區也漸漸甦醒過來,小芃看著路旁一片閃著晶亮露珠的小野花,顯得那麼朝氣蓬勃,她也被感染得高興起來,幌了幌手中的提袋,難得今天手上提的不是菜籃,心裡也不必記掛著要洗的那盆衣服,這份悠閒的心情可是失落很久啦!有個女作家說:「孩子生下來,至少交給他五年的時間。」那真是一針見血的「內行話」,在奶瓶、尿布的世界裡,幾乎不可能發現自我的存在,小芃苦笑了,我已經失落自己十年了。

在小店吃了一碗鹹豆漿,一塊芝麻燒餅。旁邊有幾個穿制服的中學生,邊說邊笑,隨著咯咯的笑聲,撒了一桌子芝麻。桌上那零亂的芝麻,讓小芃想起往日家裡早餐桌上的景象;妮妮喝了兩口牛奶就捧著肚子說:「脹死了!」凱軒拿著兩片烤得酥酥的土司麵包使勁地拍,拍得一桌子都是碎屑,拍得小芃一肚子火,賞給他一記爆栗子,哭聲引來正在打領帶的書羽,又哄又勸,好不容易餵下了一個荷包蛋,然後將書包往他脖子一套,跳上爸爸的車,絕塵而去的車聲,帶給小芃一陣子輕鬆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