抓住最後的機會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王艷蕊



二○一五年,我在德國工作時信主,是家族中第一個受洗的基督徒。其他親人大部分信仰一貫道,常常拜佛祖、祖先和燒香、燒金紙。

受洗一年後的某天,我夢見伯父站在窗邊看我,說爸爸過世了,媽媽要我回台灣處理一些事。後來爸爸出現在我面前,跟我說很多話,我抱歉沒有見他最後一面,他說沒關係,還一直笑笑地跟我道別,但他愈變愈小,然後消失了。我就一直哭,直到醒過來,發現是一場夢。

我知道上帝要我快傳福音給爸爸,德國主內的朋友也勸我趕緊回台灣。在我要啟程的前幾天,德國教會的牧師和弟兄姐妹一起為爸爸禱告,希望爸爸可以早日得救。



雖得絕症,拒絕福音

二○一四年底,爸爸發現得膀胱癌時,已經是第三期了。這段期間,他常常一個人去彰化基督教醫院(彰基)作電療與化療,為了不讓家人擔心,他隱瞞病情,說檢查結果都正常。二○一六年八月他作化療時,由於藥效過強,一度昏迷,差點沒了氣息,醒來後餘悸猶存。

爸爸一向很勇敢,求生意志堅強,醫生說他膀胱癌末期可以存活這麼久,相當不容易,是個奇蹟。爸爸雖經歷化療,但癌細胞已轉移,身體不斷惡化而必須住院。九月二日我到彰基探望他時,他還可以談笑自如,只是身體的疼痛與日俱增。我請彰基的關懷師來向爸爸傳福音,爸爸不太想聽,就不了了之。

四天後,爸爸出院了,我很開心,也覺得真的是神蹟。後來我在家裡看護照顧爸爸,他的身體時好時壞,有時候沒力氣,無法下床行走,有時候又可以獨自走到前門的巷子。有一陣子身體狀況不錯,他就開車載我去線西鄉學開車。他在夕陽西下教我開車的認真神情,站在路邊焦急指揮的手勢,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

進了教會,有了轉機

一天下午,我問爸爸想去教會禱告嗎?他說好。於是我推著坐輪椅的他,走到家附近的和美教會,去一樓的副堂禱告。我望著十字架向上帝禱告,爸爸用疑惑的神情跟我一起禱告。後來我有空的時候,就傳福音給爸爸,他沒有全部接受,也沒有反對。爸爸告訴我很多年前,他曾在和美教會對面的辦公大樓上班。那天他第一次進到和美教會,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,還說他之前在中國工作時,有當地的基督徒朋友邀請他一起宣誓成為基督徒,但他當時沒有心動。

九月25日早上,爸爸身體狀況很好,能開車載我去和美教會聚會,剛好當天是美光教會紀念主日,有很多原住民朋友來唱詩歌,爸爸很高興的拿起手機錄影。當天有小組活動和聚餐,爸爸跟陳牧師和美光教會的牧師聊天,也跟其他弟兄姐妹說下次還要再來聚會,卻沒想到這是他的最後一次。

十月2日下午,爸爸尿管阻塞,坐救護車去彰基掛急診,我趕緊請求彰基的牧師和關懷師來關懷爸爸。他剛入院的前幾天,還可以跟依布牧師和關懷師談笑風生,還問牧師很多問題,牧師也一一回答。爸爸的病床正對著十字架,我有時候會帶著爸爸向上帝祈求,爸爸都答應,也很誠心誠意的跟我一起禱告。他以前只拜佛祖和祖先,很抗拒基督教,但是他現在慢慢的變了,讓我很感動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