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句話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莊淑容



Larry洗腎幾年了,總是平安無事,生活獨立。他很和善,面帶笑容。很不幸地,他意外地腳踝受傷,骨折了,醫生為他用金屬釘固定,未料那金屬釘卻帶來發炎。這一發炎就不得了,抗生素竟然無法控制,不斷擴張,折騰了六個月,最後醫生宣布必須從膝蓋下截肢。

Larry是個六十幾歲的非裔美國人,身材高大,185公分高,95公斤重,我站在他身邊,只及胸部。他腳踝骨折後,無法走路,無法開車,無法自主,生活的每一個環節都充滿困難。每次要從輪椅移到洗腎的座椅,兩三個護理人員幫忙,都覺得吃力。一個小小的受傷,一個小小的金屬釘,沒想到竟帶來這麼大的痛苦。Larry聽到必須截肢,整個人陷入沮喪,完全失去了盼望。他告訴我,他要放棄了,不要繼續洗腎,也不需要截肢了。

聽到他痛苦的告白,我也很難過。的確,他已經熬了六個月,沒想到仍治不好。截肢後,就算命保住了,未來漫長的挑戰更大。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,也沒有什麼善意的謊言可以鼓勵他,疾病的現實是相當殘酷的。



這句話讓我嚇一跳

回到辦公室,我只好禱告,求神給我一句話送給他,或許可以成為他及時的幫助。神是有恩典有憐憫的,真的賜下祂的話語,但這句話語卻讓我嚇了一跳:

「疲乏的,祂賜能力;軟弱的,祂加力量;……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,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;他們奔跑卻不困倦,行走卻不疲乏。」(以賽亞書四十29,31)

我知道神一向很幽默,可是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太大了吧?!

「Larry 面臨的是要被切腿,連『走路』都不行,你怎麼還應許他『奔跑不困倦』?」我忍不住向神爭辯。

「何況他還要洗腎,要復原也很困難!……而且,不曉得他的信仰如何,我是專業人員,這些話是不能亂講的,萬一他生氣,覺得我在侮辱他,我就慘了。」

我內心很掙扎,理智上告訴我,這句話是有點太冒險了。這也是我信心的考驗:我相信「在人不能,在神凡事都能」嗎?我相信「出於神的話語,一句都不落空」嗎?我相信「神的意念高於人的意念」嗎?

我坐在辦公室裡,不知跟神對抗多久,終於順服了,拿出一張空白的卡片,一字不漏地寫下這個經節,小心地放進信封套裡黏起來。我去見Larry,將信封交給他,告訴他:「這是給你的食譜,你回去再打開看。」我是營養師,這句話很平常,不是新鮮事。只是我心裡明白,當他打開時,神將要在他身上做一件極大的新事。



我只是個傳信者

過兩天,當我再看到他時,他沒生氣。感謝主!我知道神已經在作工了。Larry告訴我,他也是基督徒,只是已經很久沒去教會。當他讀到神的話語時,他很震驚,神竟然知道他的處境。

Larry和其他許多病人一樣,雖然是基督徒,但因疾病的困境,都已經跟教會脫節了。我想起當我在正道神學院part time修課時,因上班太忙,幾次求問神,是否把工作辭掉,專心唸書。神沒有應允,反而回應我:「你牧養我的羊!」原來洗腎中心裡有許多神的羊。我愈來愈能體會神對他的羊的愛顧,即使失落了,也要找回。每次放眼看去排排坐的洗腎病人,就彷彿耶穌「看見許多的人,就憐憫他們;因為他們困苦流離,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。」(馬太福音九36)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