遲來的報償
第 1 頁, 共 2 頁
作者:子英



有一年,我在台南國軍英雄館附設的餐廳服務。消費者大都是軍人,經常會有訂位、婚禮喜慶盛宴或外燴。有次隨著廚師,去為美軍一駐台軍醫的美籍華人家庭,擺辦生日酒席。女主人點了一道炸雞胗,當這道菜上桌時,她問我:「這道雞胗怎麼沒有肉?」這件事實在為難,因為廚師當時不能為她另烹一道新菜。宴畢付帳時,她卻刁難。招待客人,是我從小在家中、在學校就被訓練的禮節,也是我津津樂道的,這天碰到了瓶頸。我定意換一份自己可以掌控,靠努力就會有成果的工作。



盡心盡力的工作

後來,我到鳳山一家外銷工廠當簿記,幫助工廠的會計師抄錄、謄寫與算計,並記錄每天員工出勤的工作時數。我學習運用聖經中不義管家的經訓:「以主人的財物結交朋友。」當員工上下班來向我報到時,我會在他們的工作卡上多給幾分;總是加分,從不減分。沒多久,員工們就把我當朋友,接納我這個「外地人」。

當份內事辦完後,我喜歡到不同的部門去走動,協助員工,分擔他們些許任務,與工人談話,以求對工廠、工人與工作有更多的認識與瞭解。我住在工廠院內老廠主的家裡,下班後自願留在廠內巡視與收拾。臨睡前再進工廠查看水電,順便把正在電烘的水果乾等產品翻面。

上班四個月後,廠長找人來頂我簿記的缺,榮升我為他的助手。如此,廠長就可以放心地隨時離廠去開會,或晚到早退。我督促工人,削刮芒果、鳳梨、蘆筍皮,清洗烹煮松耳等蔬果,消毒並裝罐,裝罐前後的品質管制也由我擔負。廠長看我能夠勝任,就把廠內更多的廠務讓我參與:上至招待顧客,接見外銷品管人員,下至打雜,補充工人使用的膠質手套紙絹,整理庫房裡的存貨;甚至要像男孩般,爬到一、二層樓高的罐頭堆上面,去點算生產積貨的數量;被派當採購員,前往糖廠購買上噸的白砂糖,辦理過戶登記;下鄉收購瓜果、菜蔬。除了不必與廠主開會,只要廠長觸及的業務都放心地讓我打理。

在一個颱風夜,廠長提早下班,留下工人和我,以及廠內一批未裝罐的產品。工廠停電,這批產品必須靠電力才能壓蓋製罐,員工對我說,當天的產品若不裝罐,留到次日,產品必壞,廠主就會損失上萬台幣。當時狂風大作,工廠內外漆黑一片,交通受阻,車輛停駛。員工們個個飢腸轆轆,卻沒有車子可載送他們回家。我見廠長已經離去,廠主又不在場,只好請求員工們留下,等候來電。我冒著風雨出去買麵條回來煮給大家吃。當時風勢猛烈,地面雨水高漲,我只好穿著木屐走路。買好麵條和食品,回程中,由於風吹雨打,屋頂上的木條連釘拔起,吹落橫跨在街面上,我因走得火急,木屐從腳上滑落,右腳踩在木頭一端的銹釘上,釘子直戳入腳底,鮮血淋漓,廠主聞訊,趕來為我敷傷止血。我很快把麵煮好分給員工們吃,等大家吃飽喝足,電也來了,員工們合力把產品封罐,貼上商號標籤,完成當天的生產作業。等員工們都下班回家,我才如釋重擔。
下一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