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版雜誌: 訂閱 | 推薦 | 取消
面對代際差異的焦慮-北美華人教會在理念上能嘗試哪些自我調整
第 1 頁, 共 4 頁
作者:談妮



二十一世紀北美華人教會起碼面對三個危機:老化、邊緣化,以及現代生活中逐漸增加的流動性與不穩定性。其中最受華人教會關注的,也是普遍美國教會的困境,是老化──下一代流失的危機。(註1)

先知哈該曾針對以色列民的「盼望多得,所得的卻少」,提醒他們應當「要省察自己的行為。」(該一5-7)

雖然上述經文是責備以色列人當時對建造聖殿的不關心,但今天我們若視教會青年事工是無形聖殿的建造,那麼面對下一代事工的乏力,我們除了分析千禧世代(在2000年之後上大學的世代)之外,也該自我省察,至少應該有比較客觀公平的自我評估。

如果嬰兒潮(生於1945-1965年之間)世代是將要過去的主流,那麼從傳承的角度看,除了更多分析研討已經逐漸成為主流的千禧世代外,也必須在自我評估的基礎上,談如何透過青年事工祝福接棒的一代。



受現代主義影響的領袖

北美教會領袖大半是深受現代主義影響的一代,其中以嬰兒潮世代為代表。

但到底什麼是現代主義呢?簡而言之,就是「相信每個系統有其最基本的內置基礎」(註2),「藉著分析,便能預測該系統將產生的結果。」(註3)

華人教會不僅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,也不時表現出現代主義的文化特點,限於篇幅,筆者只將觀察整理出一清單並提出簡單的應對態度:



1.人生是可預測與掌握的vs.靈命塑造

現代思潮的理性主義、樂觀主義等,使北美華人教會中的上一代喜歡架構和穩定,相信好的結果需要投注不懈的努力。換句話說,不好的結果,是因為不夠努力的結果。就算是基督徒,也往往說不清上帝的主權和人的責任──在理論上同意上帝具有絕對而完全的主權,但在實踐上卻著重於人自己的努力。

如此引伸,導致華人父母會下意識地認為,孩子只要努力,就可進名校、前途光明,忽略了生活中不可控制的因素,如天賦、性向、性格等等。在教會中,也以為只要通過努力背聖經、服事……就能得上帝喜愛,成為屬靈人,忽略了賦予人恩賜的來源和主權皆是聖靈。

這方面,需要更多在靈命上有所塑造,操練在基督裡的安息和順服。

  

2.生命的發展是機械性的vs.量身定制

另一個受理性主義的影響,是下意識地以為,不僅人生階段是可以完全預測的,而且其前後發展是機械性的,如工廠的裝配,只要上了流水線,就會按照設計在底端產出成品。

比方說,過去華人教會的一個傾向,是似乎只要按部就班地完成課程,就代表靈命與服事資格,卻沒有考慮完成課程者,縱然能熟悉、掌握相關信息,但可能還不知如何平衡於恩典、恩賜、信心與呼召。

在教牧中,這種概念也會將人生的階段簡化為一條單向一維射線:求學、就業、結婚、生子、退休,等等。如此,北美華人教會中的青年事工只有高中、大學/校園(含研究生)、職場等分類,卻無法應對教會中越來越多的特例,如,北美小留學生中有些在高中畢業後就直接進入職場(如服務業),他們不同於二十世紀末,從農村流入城市的勞工,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城市青年。
下一頁...